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半月小说网 > 女频言情 > 不败战婿

不败战婿

宝书生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上辈子,秦炎误信他人,结果害惨了家人不说,还让自己在悔恨中度过一生。不过幸好上天眷顾,给了他重生一世的机会,当他带着前世种种遗憾回到他命运转折之时,秦炎发誓此生绝不会重蹈前世覆辙,定会活出不一样的精彩人生,弥补前世所有的遗憾,且看他如何逆袭翻盘,创造一个又一个属于他的传奇故事!

主角:秦炎,纪嫣然,欧阳倩   更新:2022-07-16 00:44: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秦炎,纪嫣然,欧阳倩的女频言情小说《不败战婿》,由网络作家“宝书生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上辈子,秦炎误信他人,结果害惨了家人不说,还让自己在悔恨中度过一生。不过幸好上天眷顾,给了他重生一世的机会,当他带着前世种种遗憾回到他命运转折之时,秦炎发誓此生绝不会重蹈前世覆辙,定会活出不一样的精彩人生,弥补前世所有的遗憾,且看他如何逆袭翻盘,创造一个又一个属于他的传奇故事!

《不败战婿》精彩片段

“我没死?”

秦炎死死盯着破旧的诺基亚手机,愣在那里好几分钟。

现在是1999年3月10日。

他下意识地狠狠掐了自己一下,疼痛让他知道这一切都是真的。

自己真的重生了!

明明绝望一生,躺在病床上等死,却重生到了刚刚从部队退役后不久,回到被那个女人欺骗和利用之前。

因为妻子车祸早逝,秦炎决定再娶欧阳倩,只想给女儿一个完整的家。

结果欧阳倩却让他家破人亡,抱憾终身,这是秦炎万万没想到的。

这时候,父母还没有为了他再婚的彩礼钱借高利贷,卖血,最后孤苦无依,痛苦离世。

这时候,自己四岁多的亲生女儿朵朵,还没有因为欧阳倩的欺骗和嫌弃,离家出走,杳无音信。

这时候,他更没有被欧阳倩骗财,戴绿帽之后,惨遭抛弃,最后郁郁而终。

“爸妈,朵朵,对不起!我对不起你们!”

“这一切都是我咎由自取!都是我瞎了眼,有眼无珠!!!”

秦炎噗通跪在地上,对着亡妻的遗像使劲磕头,两行热泪滚滚而下。

但是现在这一切都还没有发生!

一切都可以改变!

秦炎双目赤红,泪流满面。

上一世,他不仅害惨了家人,而且一蹶不振,在悔恨和悲痛中蹉跎一生。

那种刻骨铭心的愤怒和绝望!

那种夜深人静,撕心裂肺的不甘和心痛!

每一分,每一秒,时时刻刻都在撕咬着秦炎的内心。

然而这一切的一切,都已经重头再来。

这一世,秦炎不会再上欧阳倩的当,更不会碌碌无为。

爸妈,朵朵,我一定会成为世界顶尖富豪,让你们过上最幸福的生活,把所有狗眼看人低的家伙踩在脚下!

我一定会用我的财富,帮助无数需要帮助的人!

欧阳倩,我一定不会再上你的当!

我秦炎对天发誓!!!

他紧紧握拳,既然老天爷给了浴火重生的机会,就要牢牢抓住。

上一世他虽碌碌无为,但这一世他有了重生优势,要出人头地,机会多如牛毛。

......

“爸爸,爸爸,我回来啦!”

忽然,一阵小女孩清悦好听的欢呼声传来。

只见女儿秦朵朵,举着一个破旧的布娃娃从屋外小跑着进来,一边挥舞着娃娃。

朵朵今年刚满四岁,有着一双可爱动人的大眼睛,像极了秦炎小时候的样子。

但是因为营养不良,她比同龄小孩的个子要清瘦一些。

当看到女儿的那一刹那,滚烫的泪水再次满溢了秦炎的双眼。

“朵朵!”

他大步冲上去,把女儿紧紧地抱进怀里,紧紧地抱住,生怕一松手,女儿就不见了。

上一世对女儿的愧疚和后悔,就像一把锋利的尖刀,时时刻刻都在搅动他的心。

他也从来没想到过,自己有一天还能再见到女儿。

“爸爸,你怎么哭了?是不是眼睛里进了灰,我帮你擦擦。”

看到秦炎流眼泪,懂事的朵朵一边奶声奶气地问,一边懂事地轻轻摸着秦炎的眼睛。

热泪越发止不住地流淌,重生后的秦炎抱着女儿,嘴里结结巴巴地呢喃着:

“宝贝,对......对不起,爸爸对不起你......”

就算朵朵再懂事,她也不知道秦炎已经是重生一世。

“爸爸乖,爸爸不怕,朵朵帮你擦眼睛呦。”

“朵朵也会乖的,不让欧阳阿姨生气。朵朵一定会听她的话,让她嫁给爸爸,我也好想有个妈妈......”

朵朵抱着秦炎,糯糯软软的童音在他耳中回荡。

这么懂事的女儿,自己上一世居然把她弄丢了,秦炎的眼泪更像开了闸的洪水止不住。

“爸爸,我不上幼儿园了,这样你就有钱娶欧阳阿姨。”

朵朵依偎在秦炎的怀里。

多懂事的孩子,秦炎心如刀绞。

再次听到“欧阳阿姨”这四个字,他冷笑一笑,决绝地抹了把眼泪。

秦炎看看时间,记起上一世的今天,就是欧阳倩一家上门来谈彩礼的日子

“哒哒哒!”

清脆的高跟鞋敲击地板声音响起。

一个青春靓丽的性感美女,穿着开胸衫,超短裙,踩着带钻高跟鞋快步走进来。

后面跟着秦炎的父母秦奋和胡媛珍,还有欧阳倩的妈妈陈敏和欧阳倩的弟弟欧阳光。

秦炎立刻板起脸,眼中充满了仇恨。

眼前扭摆着腰肢,款款而来的妖艳美女,就是害得他家破人亡,还给他戴绿帽的欧阳倩。

“阿炎,彩礼钱够了,伯父伯母在我朋友的公司用你们家的房子做抵押,借到了五十万!”

欧阳倩漂亮的脸蛋上露出满足的笑意。

不过下一秒,她眉头一皱说:“不过,除了五十万彩礼,还得给我六万六的定亲红包。”

“什么?倩倩,你......你说还要六万六?”

秦家两老惊呆了。

五十万已经是一笔巨款,再加上六万六更不得了!

1999年,东广市平均工资才七八百,一年才一万左右。

他们已经倾家荡产,到哪里去凑六万六?

现在杀了他们也拿不出来。

“倩倩,你也看到了,我们家真没钱了。能不能意思一下,给个六百六。”

秦奋和胡媛珍佝偻着身子,一边深深鞠躬,一边讨好地苦笑着,生怕得罪了这个未来媳妇。

他们东拼西借,连房子都抵押给高利贷公司了,好不容易凑齐了五十万彩礼。

结果现在又要六万六的定亲红包!

钱钱钱!

欧阳倩就是想方设法的要钱。

可是两老有什么办法,谁让欧阳倩怀了秦家的孙子。

“什么?给我六百六?打发叫花子吗?”

欧阳倩瞬间翻脸,尖叫声极其刺耳。

陈敏脸色阴沉,带着儿子欧阳光快步上前。

头发染成黄色,一脸痞相的欧阳光怒声呵斥秦炎:

“你们家也太不把我姐当人了!就要这么一点定亲红包,你们还讨价还价?你是不是还没有睡醒啊?”

“快给钱!没有六万六,我姐肯定会打掉孩子!”

欧阳光凶狠地叫嚣着,一边朝秦炎伸出手:

“姓秦的,你给不给钱?”

“呵呵,打掉孩子?”

秦炎冷笑连连。

但是这笑容在欧阳家的人习惯性看来,他是在讨好的笑,仿佛已经看到,下一秒秦炎苦苦哀求欧阳倩的情景。

 


秦奋和胡媛珍看了看儿子,然后深深叹气。

他们知道儿子的心意,非欧阳倩不娶,无奈之下主动把所有的口袋都翻了出来,脑门上的汗珠越来越多:

“六万六?我......我们真没钱了......”

“倩倩,求求你了,是不是可以通融一下?”

“亲家,咱们不是都说好了,礼钱你们收吗?加上我这里还有一些钱,您让倩倩先拿着,之后等结完婚,我们一定补给她。”

这时,胡媛珍慌慌张张地从家里翻出一大把零钱。

有一块地,五块,十块,二十,到五十,一百,皱巴巴的一堆。

她双手捧着钱,小心翼翼地递过去。

陈敏气得大骂:“你们两个老不死的,不是说好到时候收的礼金都是我们的吗?这怎么能和定亲红包抵消?”

欧阳倩嘴角一撇,鄙夷地翻了个白眼,一把就将所有零钱都砸在胡媛珍脸上,指着她大骂起来:

“加起来一百多块?你们这是看不起我,当我是要饭的吗?”

“两个老不死的东西,你们是不是没安好心,是不是不想要孙子了?”

“要你们欺负我!”

“要你们欺负我!”

欧阳倩一边咒骂,一边捡起把地上的零钱,全部丢了出去。

“别!别丢!”

“那是钱,造孽啊!”

两老费劲了力气,手忙脚乱地才捡回来了一半。

他们为了这场婚事已经倾家荡产,这些钱真是他们留下过生活的最后一点饭钱。

“哈哈哈!妈,姐,你们看看,笑死我了!”

“你们看,一点钱掉进下水道里,他们一家子居然还跳进去捡,真是丢人现眼。”

“呵呵,秦炎,你就不说句公道话?”

“你是不是不想要你的儿子了?”

“你是不是不想和我结婚了?”

欧阳倩狠狠地盯着秦炎,原本漂亮的脸上满是不耐烦:“快点,秦炎,你杵在这里干什么?赶紧要你爸妈凑钱!”

她一副信心满满的样子,按照以往的经验,只要她一说狠话,秦炎立马就会服软。

谁让这个秦炎当兵几年不着家,世面见得少,感情经历少得可怜,天生就是个铁憨憨,单纯好骗。

“倩倩妈妈,你别生气,我把最喜欢的娃娃给你玩,好吗?”

懂事的小朵朵,举着自己的娃娃,奶声奶气地讨好欧阳倩。

“滚开!小垃圾,谁是你妈?”

欧阳倩一掌就把朵朵推倒在地上。

“欧阳倩!”

秦炎怒吼了一声,仿佛雄狮在咆哮。

房间里瞬间安静下来,所有人看着突然发飙的秦炎。

“欧阳倩,我们家就该被你欺负吗?”

“彩礼五十万啊!”

“我爸妈一生所有的积蓄,借遍了所有亲戚,加上我们家的房子换来的。”

秦炎气得全身都在颤抖。

“你知道......你知道定酒店婚宴的钱,又是从哪里来的吗?那是我妈瞒着我卖血......卖血挣来的钱啊!”

“你敢推我女儿?你敢侮辱我女儿?”

秦炎心中所有的怒火,不忿,痛苦,就像蓄势待发的火山即将喷发,眼睛已经变得通红,通红。

他盯着欧阳倩一家人,希望从他们眼里能看到一丝丝的不好意思、一丝丝的悔意,哪怕只有一丝丝也好。

但是,秦炎看到的只是满眼的不屑和冷漠。

什么人性,什么善良,什么廉耻,在金钱面前变得格外冰冷。

欧阳光冷笑:“呵呵,秦炎,你说了这么多,那都是你们家的事情,你倒是别娶我们姐啊!”

“就是,觉得我女儿不好,你可以娶别人啊!咱们东广的有钱人多了,五十几万算什么?真是没见过世面!”

陈敏使劲翻了个白眼,语气里充满了嘲讽。

欧阳倩皱眉,感觉秦炎今天怎么不一样,但是她觉得还能够压制:

“秦炎!你和你妈可以去卖血啊。你和你妈的血型不都是稀有血型吗?多卖几次就够定亲红包了,边上不正好有个医院,抽个血也就十几分钟的事情。”

欧阳倩不屑地笑着,说出了心里话。

胡媛珍额前的白发随风拂动,木然道:“好......好,为了儿子和孙子,我去,我这就去,你们别急......”

为了儿子的婚事,已经到了最后一步,不能就这样完了。

秦奋一把拉住胡媛珍,向来憨厚的脸上露出狰狞:“老婆子,你不能去了啊!上次医生就说,你至少要恢复半年,还去就是找死!”

“欧阳倩,我卖你麻的血,给我滚!”

早就忍耐不住的秦炎,高高抡起胳膊,狠狠一耳光抽到欧阳倩脸上。

“啪!”

一声脆响!

欧阳倩捂着脸摔倒在了地上。

秦炎在部队有两个绰号,平时大家叫他“铁憨憨”,但是上了战场,就是“活阎王”。

他这凶狠的一耳光,打得欧阳倩半边脸颊都肿起来了。

所有人都惊呆了,包括朵朵都双手捂着嘴,震惊地看着发怒的爸爸。

在她印象中,爸爸不是很宠着欧阳阿姨的吗?

“秦炎,你敢打我姐!?”

“你敢打我女儿!”

欧阳光和陈敏清醒过来,一起恶狠狠地冲向秦炎。

“滚开!”

秦炎想都没想,左右开弓。

欧阳光和陈敏同时惨叫,直挺挺地摔倒在地上。

“儿子,你是不是疯了?”

两老赶紧把秦炎拽住。

“爸妈,这婚我不结,你们赶紧把钱退回去。房子不能抵押,高利贷不能借,这是个陷阱!”

秦炎拉着两老,严肃的说道。

“儿子,你刚才说什么?”

老实巴交的秦奋傻了眼,几个小时前,儿子还非欧阳倩不娶。

“儿子,你是不是病了?”

胡媛珍急得赶紧伸手放在秦炎的额头上,看他是不是发烧了。

“爸妈,我没病,也没疯,这个婚不能结!”

秦炎斩钉截铁地说。

“秦炎,你敢打我?你是不是疯了?”

欧阳倩捂着红肿的脸,那张颇有姿色的脸上满是震惊骇然。

从两人认识的第一天开始,欧阳倩就用手段让秦炎疯狂迷恋上自己,千依百顺。

要他往东,就不敢往西,无论什么无礼的要求他都会满足,可是现在居然抽了她一耳光,还说不结婚了。

特别是秦炎那双曾经浑浊的眸子,现在却深邃中透着凌厉的光芒,似乎要看穿她内心的谋划。

欧阳倩摸了摸微微隆起的肚子,仿佛抓住最后一根救命稻草,气急败坏地斥责道:

“秦炎,到现在你说不结婚了?你不知道我怀了你的孩子吗?”

“你要始乱终弃是吧,你敢不跪下道歉,我就打掉你的孩子!!!”

 


“要我跪下?我的孩子?哈哈哈!”

秦炎捧腹大笑。

吃过上一世的苦果,对这个无耻的女人,他早就已经彻底看透。

“你别以为我不知道,那孩子是你和刘青山的。你就是欺负我这个又穷又傻的人,看中我们家的房子,想通过刘青山在我头上捞一笔,对吧?”

秦炎一边怒斥,一边步步紧逼。

欧阳倩脸色惨然,连连后退,失声道:“你怎么知道刘青山的......不!是你......是你胡说八道!”

“我知道的事情多了!我还知道那个放高利贷的公司就是刘青山开的。你不仅想要吞了我家的房子和五十万彩礼,还要我爸妈背上沉重的高利贷!是不是?”

秦炎满含煞气的眼睛盯着她。

欧阳倩的瓜子脸上一阵红,一阵白:“秦炎,你不要乱说,这其中肯定有误会。我那么爱你,孩子怎么可能不是你的呢!我们就要结婚了,你跟我玩这一手,打我,还想甩了我?”

“欧阳倩,你闭嘴!”

“我爸妈辛辛苦苦一辈子,存了一辈子的钱,就买了这套房子养老,却被你骗走,你还是人吗!?”

“我女儿朵朵,这么乖巧懂事,你要我把她送给别人?你还是人吗!?”

“我那么爱你,为你付出一切,你居然让我戴绿帽子,和刘青山狼狈为奸一起害我,你还是人吗!?”

秦炎怒声喝斥,一步步逼近。

欧阳倩看着秦炎要吃人的表情,吓得直哆嗦退,眼神闪躲不敢直视:“你没有证据,你胡说八道!”

“我胡说八道?”

秦炎气笑了,恨眼前的欧阳倩,更恨上辈子自己的愚蠢和无能。

怒气冲冲的秦炎,再次挥起巴掌,狠狠抽向欧阳倩。

“住手!”

突然,一声怒吼传来。

“我的女人你也敢打?”

一个冷酷的声音,混合着杂乱的脚步声在秦炎身后响起。

秦炎倏地转身,盯住这群不速之客。

这是一个西装革履的男人,不仅帅,而且满身名牌,手上戴着金灿灿的劳力士,在阳光下闪着光。

他身后跟着六个黑衣壮汉,一个个凶神恶煞,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人。

“青山,救我!”

看到救星的欧阳倩,连滚带爬的跑了过去。

“秦炎,你也不照照镜子。倩倩这样的美女,怎么会看上你这种癞蛤蟆!”

“呵呵,你说得很对,倩倩和她肚子里面的种,都是我的!”

刘青山搂着欧阳倩的水蛇腰,得意洋洋的笑着。

欧阳倩则娇滴滴的发嗲:“亲爱的,你终于来了!他打我,以前算我瞎了眼,居然想和他玩玩。”

刘青山把手公然放在欧阳倩的身子上,不屑的看向秦炎,“这种穷鬼,就只能拿来玩玩而已。不仅好玩,而且还能赚点零花钱,哈哈哈!”

“你!你说什么?”

“倩倩,你说的是不是真的?”

秦奋和胡媛珍的眼睛瞪得大大的,难以置信地盯向欧阳倩微微隆起的腹部,更让两老难以接受的是她和刘青山刚才的对话。

这场让秦家卖血卖房,呕心沥血的所谓婚事,不过是欧阳倩和刘青山寻开心,骗钱的一场游戏而已!

他们把自己一家人当成了玩偶,肆意玩弄,骗取钱财。

连那几个黑衣大汉,都用怜悯的眼神看着秦炎一家人,实在是够傻,够可怜的。

“一家子傻子!”

欧阳倩高傲的昂起头:“你们也不照照镜子,你们家是什么条件?秦炎一个从部队回来的兵,穷得叮当响,配得上我吗?”

“欧阳倩!你把彩礼钱还给我们!”

“把房子还给我们!”

“把为这场婚事花的每一分钱,都还给我们!!!”

秦奋怒吼着,恨不得冲上去咬死这个无耻的女人。

胡媛珍更是捂着胸口,脸色惨白,大口大口喘着粗气,显然接受不了这种沉重打击。

秦炎则气得脸色铁青,浑身抖个不停。

刘青山得意的大笑:

“哈哈哈!还钱是吧?”

“其实我很善良,看你们家又是借钱,又是卖血的。所以钱和房子我都带来了,马上还给你们。好多钱,有几万亿,还有大别墅呢!”

刘青山一招手,几个手下送上来一大箱子花花绿绿的冥币,还有一座办丧事烧给死人用的纸屋。

他从箱子里拿出一沓花花绿绿的冥币,用力甩到空中。

漫天的冥币在秦炎一家人头顶飞舞,然后洒落下来。

“哈哈,几千几万亿啊,你们家发了!”

“还有这栋大别墅,留着你们全家人住!”

欧阳光也非常积极的帮着举起纸屋,狠狠砸在秦家两老身上。

虽然他刚刚被打,但是仗着刘青山这位未来姐夫有钱有势,岂是一个秦炎比得上的。

秦炎热血上涌,双眼赤红,慢慢握住了后腰的军匕,他对付四五个人不是问题。

但是忌惮两老在现场,而且对方加上欧阳光和刘青山,男的有八个,女的两个,否则他早就动手了。

“倩倩!你还是人吗?你怎么能对不起我们啊,阿炎有多爱你,你知道吗?他哪里对不住你了!”

“你怀着别人的种,还来骗我们......还钱啊......还我们房子啊!”

胡媛珍激动的冲了上去,抓着欧阳倩的手臂,哭着大声质问。

“老东西,给我滚!”

刘青山不耐烦地皱起眉头,一脚直接把胡媛珍踢飞。

秦炎看到母亲被打,哪里还忍得住,怒气直冲天灵盖,握紧匕首冲向刘青山。

“上!”

看着冲过来的秦炎,刘青山脸上写满了不屑,不慌不忙的打了个响指。

身后一群黑衣保镖,立刻气势汹汹的涌上来。

“唰唰!”

秦炎刀势如风。

眨眼的功夫,两个黑衣保镖惨叫,捂着被割断的手筋在地上打滚。

这一手,立刻震惊了所有人。

“不许动!”

最先清醒过来的刘青山,居然掏出了一把手枪。

黑洞洞的枪口对准了旁边的朵朵——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