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半月小说网 > 女频言情 > 重生萌宝妈咪她智商上线了

重生萌宝妈咪她智商上线了

姜三岁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前世,顾笙为了一个无情男人作天作地,直到她惨死在挚爱之人的阴谋算计中之时,她才知道自己爱错了人。一朝重生,她化身复仇天使强势归来,这一次顾笙势要让前世欺她害她的渣男白莲付出应有的代价。当她未婚先孕,成为世人眼中声名狼藉的女人之时,所有人都在等着看她如何跌入低谷,殊不知众人等来的是她的掉马现场,原来她不止是身披众多马甲的满级大佬,还是京城掌权者陆敬修的心上人……

主角:顾笙,陆敬修   更新:2022-07-16 02:13: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顾笙,陆敬修的女频言情小说《重生萌宝妈咪她智商上线了》,由网络作家“姜三岁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前世,顾笙为了一个无情男人作天作地,直到她惨死在挚爱之人的阴谋算计中之时,她才知道自己爱错了人。一朝重生,她化身复仇天使强势归来,这一次顾笙势要让前世欺她害她的渣男白莲付出应有的代价。当她未婚先孕,成为世人眼中声名狼藉的女人之时,所有人都在等着看她如何跌入低谷,殊不知众人等来的是她的掉马现场,原来她不止是身披众多马甲的满级大佬,还是京城掌权者陆敬修的心上人……

《重生萌宝妈咪她智商上线了》精彩片段

“疼,承泽、我好疼啊。”

冰冷的手术室内,顾笙被注射了轻微的麻药,她能感受到疼痛感,甚至还能感觉到自己的身体正在被剖开。

而站在她眼前的竹马刚刚还很温柔,在听到她的话后瞬间变了脸,双眸冷漠又无情的道:“疼就对了。”

顾笙泪水溢满了整张脸,扭曲着:“什、什么?”

“你就该死!”

萧承泽无情道:“不过没关系了,我很快就不用忍受你这贱人,紫怡会健健康康,我们会结婚、生子,而你就去死吧!”

苏紫怡......

她的姐姐?

可他不是说喜欢自己吗,为什么要跟姐姐结婚?

“承泽,你......”

顾笙痛的大汗淋漓,额头的汗水划过睫毛挡住了视线,她只能看到萧承泽模糊身影,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不妨告诉你,我喜欢的人一直都是紫怡,而你不过是替她去死的替死鬼而已,我光明磊落怎么会娶你个破烂不堪的二手货,也只有陆敬修那孬种才会忍受你。”

顾笙脸上的表情逐渐凝固,不,不是这样的!

她不信。

萧承泽明明说过会喜欢自己一辈子的,陆敬修只不过是......

电光火石间,她倏然瞪大眼睛!

萧承泽表情微妙,透着残忍:“你终于明白了?”

顾笙看着头顶上的强光灯,面色如纸,身子僵直着犹如断线的木偶,怨毒的眼神却似殊死一搏的困兽。

“那一晚是你们设计我的?孩子也是你们设计的?”

四年前她跟萧承泽订婚的前一天晚上被人下了药,与一个陌生男人缠绵一夜,清白尽毁,人尽皆知。

萧承泽雷霆大怒要退婚。

由于她是罕见的隐形怀孕,孩子哇哇落地那天才明白过来发生了什么,至此曾经被人称为神童的顾笙彻底跌下神坛。

而后又被塞给一个叫陆敬修的男人并结了婚,日子依旧一地鸡毛,在苏紫怡母女的怂恿下作天作地,总是看不顺眼他和俩个孩子。

她原来还真以为自己不堪,却不曾想都是他们的圈套。

萧承泽根本就不喜欢自己,他喜欢苏紫怡,为了苏紫怡现在还要拿走自己的心脏!

“现在明白还不算晚。”萧承泽渐渐狂笑起来,整个人都轻松无比,为摆脱这个烂女人而高兴。

顾笙双目瞪圆,身体里一刀接着一刀的疼痛让她几乎要晕厥过去,用着最后一口气嘶喊:“我爸妈不会放过你的!”

“哈哈哈哈。”萧承泽摇起了头,嘴角笑意压也压不住,眼睛环绕四周转了一圈,表情极有意思。

“你觉得他们不知道?这一切都是他们默许的,而且我纠正你一点,林伯母是紫怡的妈妈,不是你的,明白吗?”

顾笙眼里的亮光忽然熄灭,凄然一笑,笑容里满是苍凉萧索的意味。

母亲早逝,父亲后脚就娶了他的初恋女友。

不仅娶了,他们还有一个年纪比自己大的女儿,他们早在妈妈在世时就苟且在一起!

偏偏这母女俩巧舌如簧,不断给自己洗脑,折断她的羽翼,毁了她的前程,让她以为她们真的可以像亲生母女,亲生姐妹一般好好相处!

母女情深是假,姐妹和谐也是假。

所有的一切都是假。

所有人都在演戏,只有她当真了。

一步一步丢掉高傲成为全江城的笑话!

“对了,你知道你林伯父怎么说的吗?他说他此生只有一个女儿那就是紫怡,而你能发挥最后一点价值救紫怡是你的福气。”

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在她心中如高耸大山,如救世英雄般的父亲竟然薄凉至此!

顾笙发出桀桀笑声,泪水在眼角痛苦滑下。

剧烈的刺疼瞬间弥漫全身,让她不停地抖,豆大的汗珠与眼泪融合在一起,唯有一双眼睛死死盯着萧承泽!

“你们都给我等着,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们——”

如魔鬼的宣誓,撒旦的召唤。

诡谲阴森。

她太恨了!

恨自己有眼无珠,错信他人!

如果上天给她一次重来的机会,她一定不会放过他们!

“好了萧少。”医生满头大汗将顾笙的心脏取出,这个过程可谓是艰难啊,幸好顺利完成了任务。

萧承泽紧紧绷着的弦瞬间松懈,又惊又喜:“拿给紫怡。”

“好的。”

一群人似鱼贯而出。

再也没有人看一眼手术台上已经断气的顾笙。

冰凉、凄惨,死不瞑目。

...

“顾笙,你给我放开!”

冰冷中掺夹着厌恶的嗓音在耳边响起,一股剧痛窜上脑门,顾笙猛地睁眼后瞬间懵住!

这里明明是苏家的后花园啊。

真的......重生了?

萧承泽退后几步,压抑着怒火:“我跟你说过很多次不要碰我,万一被人看到怎么办,到时候我还怎么保护你?”

顾笙冷冷抬眸看他,一寸一寸往上移,最终定格在他的脸上,丰神俊朗,不愧为江城第一美男,无数名媛都想要嫁的公子哥!

讽刺啊。

青梅竹马、多年情谊,没想到他竟然会为了一个私生女生生拿走自己的心脏!

她永远也忘不了临死前那一幕。

割心的疼,拆骨的痛!

萧承泽还没有察觉她的变化,眼里藏着鄙夷,自顾自道:“一会出去的时候你对紫怡态度好一点,今天毕竟是她的生日,这个面子你得给。”

他真不喜欢这个草包。

又蠢又坏,听风就是雨。

哪有紫怡聪明,会国画、会设计、还会编写剧本跟与程序,简直就是一个宝藏女孩。

如果不是因为紫怡身边的原因,他是绝对不会跟顾笙做戏的!

而他也绝对不会知道在不久的将来,苏紫怡的“马甲”通通都失效了,取而代之的是他眼里的草包。

顾笙深呼吸平复心情,强迫自己敛下眸里的恨意,红唇轻启:“知道了。”

很好。

既然回来了,那她绝不会放过这群刽子手!

“出去吧。”

萧承泽的背影消失在花园的尽头。

顾笙打量着四周,气氛浓厚,是苏紫怡的生日没错,她刚进入娱乐圈不久便混出了名堂。

今晚更是众星捧月,优雅美丽,宛如天使。

所以顾笙心里不舒服,把萧承泽拖来后花园诉苦,前世的她哪里想到萧承泽早就烦死她了,一边与她虚与委蛇,一边上了苏紫怡的床!

偏偏嘴里满是仁义道德。

说什么不敢跟她走太近,那是因为要保护她的名声。

不敢跟她太亲密,是怕她被人戳脊梁骨。

笑话,都是笑话!


“妹妹你去那里了,我生日你必须一直在哦。”

顾笙返回现场。

苏紫怡正着急找她,听到佣人说顾笙这个小贱人把萧承泽拉到后花园去了,心里不悦。

明明都是一个私生活混乱,连野种父亲是谁都不知道的贱货,还好意思仗着所谓的青梅竹马情分勾引承泽,真是死不要脸。

对上苏紫怡毫不掩饰憎恨的眼神,顾笙就奇怪了,这么明显前世自己怎么就没发现呢?

“我去了一趟洗手间,今晚可是姐姐的生日我肯定会一直陪着姐姐的啦,不用担心。”

她换了副模样,明朗温柔,只眸子里的笑意不达眼底,苏紫怡要跟自己比演技是吧?

那就看看谁更厉害!

苏紫怡并未察觉出异样:“那就说好了啊,你不许跑,一直跟在我身边,这样才显得咱们姐妹情深。”

顾笙冷笑:“好。”

去他么的姐妹情深。

看看她们的打扮,自己就是衬托她的美来着。

苏紫怡一直都说自己适合淡妆,尽量穿芭比粉、荧光绿等看起来非常小清新的颜色,这样才最能引起男人的保护欲。

实际上,整个人又土又黑。

一点都不好看。

反观苏紫怡,她穿着香奈儿定制的白色深V礼服,肌肤白皙细腻,五官精致,纯洁无瑕,宛如无意间坠入人间的精灵。

要不是重生一次,顾笙怎么都想不到这张无害的面孔下是如此恶毒,蛇蝎心肠不为过!

“不过,你带子松了。”

苏紫怡不疑有他:“松了吗,那你快给我系上,系好看一点,今晚上来了不少媒体朋友,我要漂漂亮亮的给咱们家争光。”

“嗯。”顾笙让她转一圈,左手故意放在她的心脏处停顿,随即嘴角露出渗人笑意。

“姐姐今晚肯定会漂漂亮亮的为我们家争光,我一直都很相信姐姐的,这个世界上没有比姐姐更美了不是吗?”

苏紫怡:“......”

她本能的咽下口水,哆嗦!

顾笙这个贱人的眼神怎么那么可怕。

“呵呵,小笙你的手好冷啊,是不舒服吗?”

她快速扔开顾笙的手!

这贱人往哪儿摸呢。

顾笙微笑,一双清澈的美眸成了月牙儿:“没有,感觉姐姐今晚特别漂亮,尤其是心脏这一块,如果把它挖下来收藏肯定很好看哦。”

说完,她舔了舔下唇。

感觉要吃人。

“你说什么呢!”苏紫怡拔高声音,仿佛被戳中了心事,急了。

她的确是心脏不好。

但是这事这个贱人好像在意有所指般,令她感到不适。

“别胡说八道了,快走吧,爸妈还在等着我们。”

顾笙嘴角弧度瞬间落下,红唇抿成一条直线,悠哉悠哉晃悠在后面,整个人散着前所未有的慵懒。

生日宴会正式开始。

苏紫怡在主持人的邀请下站到台上发表致辞。

“感谢各位长辈、朋友以及爱我的人能够参加我二十五岁的生日,感谢你们,在我成长的路上,给予我的一切。”

她的眼神似有若无扫过萧承泽。

两人的眼神在空气中交汇,火光四射。

苏紫怡愈发嫉妒顾笙!

明明她跟萧承泽才是一对啊,顾笙非要来搅和,看她怎么收拾她。

“当然我最要感谢的还是我的妹妹,我从小身体就不好,爸妈忙于工作,如果没有妹妹的照顾我可能不会这么快乐的生活,妹妹来,陪我一起切蛋糕。”

众人视线转到顾笙身上,动静不小。

“哎哟,这个苏紫怡的妹妹怎么那么丑啊,又黑又土的看着就不像两姐妹,不会是那个私生女吧?”

“大概是,你看苏先生都不愿意让她姓苏,跟着死去的母亲姓,悲哀。”

“没错,她作风很差,外界不知道,圈里人可一清二楚,她连孩子都生了但不知道孩子父亲是谁,你说可笑不可笑。”

“家门不幸,我要是有这么个女儿非掐死她不可。”

“......”

零零碎碎的议论传入苏家人耳中。

苏青山身为一家之主,听到这些脸色开始铁青,他一直都不喜欢顾笙,觉得顾笙就是他这辈子的污点,生来克他的!

苏紫怡却很高兴,嘴角笑容逐渐扩大。

消息是她散播出去的,就是为了衬托自己,这就是顾笙的命,即使是苏家原来的大小姐又如何,即使是曾经大放异彩又如何,还不是被自己踩在脚下,为自己所用。

“妹妹,跟我一起切蛋糕吧?”

顾笙双手交叠放在身后,全然一副老干部的模样看着她表演。

如果没猜错的话......

苏紫怡看着是邀请她切蛋糕,实际上是要扯掉自己的裙子,让自己成为今晚的笑话吧。

前世的把戏,今生依旧没有改变。

顾笙抿了抿唇:“好啊。”

苏紫怡越笑越开心:“来,你站前面,小心点哦。”

脚下开始踩住她的裙摆。

左手藏在拉链处。

一切准备就绪,在她耳边轻声道:“妹妹,你裙子有虫子啊。”

“什么?”顾笙反应超大,意料之中。

“就是......”苏紫怡正想指着裙子继续套路。

顾笙快她一步。

“啊——”尖叫声划破天际!

“咔擦咔擦。”快门声不断响起,跟冲锋陷阵的机关枪声音没什么区别。

“别拍了别拍了!”苏紫怡忙不择路,捂住胸前,又想捂住下面,她的裙子不知道怎么就掉了!

如玉的肌肤上,暧昧痕迹一览无余。

现场乱作一团。

“妈!”

林蕙兰听到动静最先反应过来,两步冲上去冲佣人吼:“愣着干什么啊,把毯子那给紫怡!”

“都他妈不许拍!”萧承泽紧跟其后,把自己身上的衣服脱下来罩苏紫怡身上,可为时已晚。

该看的都看到了。

甚至有人疑惑。

“苏紫怡不是说自己单身吗?那她身上那些痕迹怎么来的?”

“嗐、那都是娱乐圈里的人设而已,豪门大小姐嘛爱玩很正常。”

“奇怪萧少那么紧张干嘛啊,难道有一腿?”

苏青山怒喝:“都闭嘴,紫怡身体不好,那是拔罐留下的痕迹,我的女儿光明磊落,绝对不是你们想的那样!”

“......”

众人唏嘘。

议论声渐小。

林蕙兰已经跟萧承泽护着苏紫怡进入别墅里换衣服。

苏青山缓了缓自己的脸色,替苏紫怡擦屁股:“很抱歉各位,事情不是你们想的那样,我们家紫怡生性乖巧,身体又不好,这些年别说男朋友了,连朋友都没几个,一定是误会......”

“请大家配合我们把视频都删了。”

管家带着佣人挨个搜查询问。

现场引起不小的躁动。

“凭什么啊,我又没拍凭什么看我手机。”

“就是啊,侵犯我们的隐私权。”


“谁敢不配合,今晚横着出去!”

萧承泽去而复返,暴躁的声音传来。

整个人如同发怒的狮子,恶狠狠盯着众人。

现场寂静无声,无人敢抬杠。

毕竟萧家在江城是只手遮天的存在,苏家又与萧家交好,他们今晚来的目的就很明确,攀关系来的,这个面子必须给。

而站在暗处的顾笙早就料到会是这般结果,悄无声息的把图片跟视频发给苏紫怡对家后离开现场。

这只是一个开始。

来日方长。

她现在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去做。

苏家别墅外。

顾笙看到迎面过来一个男人。

白衣黑裤简约的打扮,腿型笔直而修长,即便是穿得随意,身上的孤冷不减半分,满身矜贵。

此刻,暖色的灯光透过树叶的缝隙落在他身上,俊美的五官显出几分动人心魄的禁欲感。

四目相对,没等男人摸清楚她什么意思。

顾笙倏然一笑,飞奔过去!

“老公你可来了,好想你啊。”

陆敬修。

她的隐婚老公。

在江城这个纸醉金迷的地界里,他只是一个籍籍无名的创业者,公司还在起步阶段。

一次不得已她被迫跟他隐婚,他不是孩子们的父亲。

多少人在背后嘲笑讥讽他,他还能视而不见,对待孩子们细心温柔,对待自己宠溺体贴。

前世她真是瞎了眼没发现这么好的男人。

一心念着跟萧承泽的情分,把孩子丢给他管不说,还三番五次误会他、拒绝他的好意。

以为这样就能够当做一切都没发生过,等待时机离婚,然后继续追求萧承泽。

殊不知......

这一世,她一定要好好的弥补陆敬修。

“老公你是来接我回家的吗?哇,我真的太感动了,奖励一个亲亲,啵!”

清脆响亮。

陆敬修都懵了,黝黑的双眸瞪大,半响才找回自己的声音道:“你吃错药了?”

他任劳任怨那么久,别说喊老公,顾笙连一句谢谢都没有跟他说过。

顾笙挑眉:“那你猜我吃的什么药。”

陆敬修:?

顾笙:“唯你最重要!”

陆敬修:“......”

病得不轻。

他冷着脸,眼中墨色浓郁和夜色一般漆黑,直勾勾在审视她,似乎要一眼往到她心里去。

顾笙不自觉吞口水,觉得那种熟悉的高不可侵的感觉又来了,伸出自己的手挽住他,亲昵道,“走吧。”

男人挺拔的身躯一动不动。

“回家。”顾笙顺便把他手里的贺礼给扔了。

“苏紫怡今晚生日很忙,我们送不送礼都没关系她不会在乎的,不用管她,你忙了一天实在辛苦,早点回去休息。”

“是么?”陆敬修不太相信这些话是从她嘴里说出来的。

顾笙早年丧母,缺爱、渴望亲情,无论苏家怎么对她,她都无怨无悔。

即便他有心想说明,提醒也无事于补。

可今晚的她,明显不对劲。

...

两人回到公寓。

前世遭人蛊惑,对待俩个孩子顾笙一直都是排斥的,刚好陆敬修这个不长眼的家伙一头撞上来。

她便把孩子丢给他照顾,逃避责任。

算算时间,她已经有两个月没见过他们了。

此时只有一扇门的距离。

她竟然开始感到害怕。

她不是一个合格的母亲。

“怎么?”陆敬修录入指纹开锁,回头看到顾笙杵着跟木头一样,就知道她不想进去。

心底没由来涌起一股寒意。

“怕了?”

“怎么可能,我超勇好吗。”自己的孩子有什么好怕的。

迈腿,关门。

动作一气呵成。

装修简约的客厅沙发上,一男一女俩个年纪一样大的龙凤胎宝宝在叠乐高积木,茶几、地毯上到处都是。

童真的脸庞上洋溢着烂漫笑容。

“爸爸。”陆繁星最先发现陆敬修,光着脚丫就跑过去:“爸爸你终于你回来啦,有没有给我买......”

孩童甜腻的嗓音戛然而止。

陆繁星开始紧张,小手搓在一起,弱弱道:“妈妈。”

她好久没见妈妈,差点就忘了呀。

陆墨白小小年纪,性情古怪,明明刚才还好好的,看见顾笙后马上进入了冷脸状态:“你怎么过来了?”

顾笙闻言表情苦涩,眼底不知不觉间湿润了。

她从来都没有好好看过他们,也不知道他们已经都长这么大了。

都怪她。

孩子不亲近她是理所应当的。

陆敬修蹙眉道:“好好说话。”

顾笙忙不迭摆手说:“没关系,没关系的。”

陆墨白耸肩,小模样流里流气,“妹妹走吧,我们回房间。”

这个臭妈妈笨死了。

还一天到晚凶他跟妹妹,他真心不喜欢她。

陆繁星也想走,她害怕妈妈发火,“爸爸你放我下来吧,我跟哥哥把积木收拾好就回房间睡觉。”

“不用收拾。”顾笙嘴巴比脑子快,白净的脸上难得出现忐忑不安的神色看着陆繁星。

“一会我来收拾就好了,乖宝贝、妈妈好久没有见你们了,抱抱好不好?”

她几乎都快忘了这两个小团子抱起来是什么感觉。

一眨眼他们就长大了。

她真的后悔莫及那样冷漠,暴躁的对待他们,现在只想狠狠的,好好的弥补他们!

陆繁星吓的脸都白了,小手紧紧抓着爸爸的脖子,声音小的如同蚊子在叫:“爸爸。”

她又怕妈妈想以前样骂人。

她害怕。

“没事。”陆敬修拍拍小包子的背部让她放松。

陆墨白主动张开双臂,没好气道:“抱我好了,妹妹不喜欢别人碰她。”

妈妈都不喜欢妹妹。

还吓唬妹妹。

要是晚上让臭妈妈抱了妹妹,妹妹肯定得吓哭。

顾笙微笑,蹲了下去,说:“好。”

俩个孩子里,女儿比较害怕她。

也是因为之前她脾气暴,也不愿意亲近他们,不过没关系,她现在有的是时间陪他们长大,取得他们的原谅。

“宝贝你好香啊。”

顾笙惊喜不已,真没想到在她肚子里出来的小家伙这么软萌可爱,贴在他白嫩的脸蛋上猛啜了好几口。

“啵、啵、啵!”

余音在公寓里回荡久久不散。

陆墨白人都傻了!

两条眉毛死死皱着思考人生。

他、他是被臭妈咪非礼了?

陆繁星的小表情逐渐惊恐,跟爸爸咬耳朵:“爸爸,妈妈她是要吃人吗?”

哥哥好可怜哦。

脸都要肿了。

陆敬修嘴角抽了抽,看着儿子猪肝色的脸道:“嗯。”

顾笙的举动不亚于吃人。

她很少有这么强烈的情绪跟需求。

明明对俩个孩子不闻不问,今晚却热情似火。

事出反常必有妖。

联想到她以前的作死能力。

陆敬修不由地垂下眼眸,复杂情绪明明灭灭。

这段婚姻本就是他强求来的。

顾笙从来都没有承认过。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