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半月小说网 > 现代都市 > 炮灰穿越,我在大乾做当代皇帝完整阅读

炮灰穿越,我在大乾做当代皇帝完整阅读

爱码字的二哥 著

现代都市连载

《炮灰穿越,我在大乾做当代皇帝》这本书大家都在找,其实这是一本给力小说,小说的主人公是赵蒹葭陆源,讲述了​本小炮灰穿越到大乾王朝,靠自己的修为把贫穷的国家打造成现在帝国。周围邻国直接震惊地俯首称臣。原来穿越过来的日子这么爽?还没来得及娶亲纳妾,女帝带娃找上门了?“你这个爸爸,就这么不管孩子了?”孩子受欺负?不可能,谁这么大胆欺负我的崽崽!老婆受欺负?不可能!看我直接轰了他全家!...

主角:赵蒹葭陆源   更新:2024-06-11 21:10: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赵蒹葭陆源的现代都市小说《炮灰穿越,我在大乾做当代皇帝完整阅读》,由网络作家“爱码字的二哥”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炮灰穿越,我在大乾做当代皇帝》这本书大家都在找,其实这是一本给力小说,小说的主人公是赵蒹葭陆源,讲述了​本小炮灰穿越到大乾王朝,靠自己的修为把贫穷的国家打造成现在帝国。周围邻国直接震惊地俯首称臣。原来穿越过来的日子这么爽?还没来得及娶亲纳妾,女帝带娃找上门了?“你这个爸爸,就这么不管孩子了?”孩子受欺负?不可能,谁这么大胆欺负我的崽崽!老婆受欺负?不可能!看我直接轰了他全家!...

《炮灰穿越,我在大乾做当代皇帝完整阅读》精彩片段


“夫人说笑了。”骆冰轻笑道:“贱妾活了这么久,还从未看过夫人这般天仙的女子。

大老爷都说,能娶到夫人,是祖坟冒青烟了!”

闻言,赵蒹葭冷哼一声,“他这个人对谁都是这么轻浮的吗?”

暗暗看了一眼骆冰,这女人虽然年纪大了一些,那股子韵味,一般男人根本抵不住。

那狗男人身边都是这等绝色,肯定荒淫的很。

想到这里,她心里不舒服的很。

“夫人,您又错了,大老爷是个很踏实的人,日后您就明白了。”说着,骆冰拿出卷尺走上前,“贱妾给您量衣!”

赵蒹葭有些抗拒,可转念一想,北凉必须得拿在手上,她倒要看看,这狗男人想玩什么花样。

把自己耍的团团转,还给自己亲人灌迷魂汤,这笔账,她一定要算。

.......

陆源一下午忙的头昏脑涨,可即便在疲惫,再踏进家门的时候,他脸上都是带着笑的。

小丫头喊着爹爹冲过来的那一刻,他说不出的快活,浑身充满了干劲。

“呀,换上新衣服啦?”

“对啊,骆阿姨手可巧了。”欢欢奶声奶气的道,显然对自己这一身满意急了。

陆源点点头,诧异的看着赵蒹葭,“骆姐没给你做吗?”

赵蒹葭咬牙道:“你是不是搞错了,我凭什么要陪你去参加宴会?”

陆源挠挠头,“就当出去散散心,晚上除了宴会,还有一场盛大的烟火晚会,很漂亮的,你不想看看?”

“我想我想!”欢欢已经期待的跳了起来。

“就当陪欢欢咯。”

“那衣服,叉开的那么高,也太暴露了,穿起来跟野蛮人一样!”赵蒹葭不满道:“还有那鞋子,那么高的脚跟,根本走不动!”

“你不想穿那就不穿吧,怎么舒服怎么来。”陆源也没强求,抱着闺女高高兴兴的走了进去。

赵蒹葭气的不行,她觉得陆源就是存心作弄自己。

而陆源洗漱之后,穿上了改款的中山装,整个人看起来特别的精神。

陆源问红姑,“蒹葭呢,还没出来?”

“她说不去,也不让小姐去!”红姑撇嘴道。

陆源轻叹一声,“算了,可能这两天发生的事情,对她来说冲击过大,不去就不去吧,别逼她!”

很快,陆源就来到了迎宾馆的天星台,每一次陆源都是在这里接待外宾。

大厅里灯火辉煌,早几年,这里用的还是昏黄的沼气灯。

而这一次,犹如殿堂一般的大厅里,一盏巨型吊灯从上垂下,照亮了整个大厅。

什么叫他娘的亮如白昼?

这就是了!

各朝的商贾都痴痴的看着那一盏吊灯,不明白,它为何能发出光来。

“天呐,这简直比淮南子里记载的人鱼膏蜡还要亮!”

“不能看久,眼睛都花了!”

天星台的迎宾看到这些土包子,都不屑的撇嘴。

坐在一旁被众人包围的夏宁沉声道:“这个貌似叫电灯,比任何蜡烛都要好一百倍,一千倍!

这一次万国大会,一定要想办法拿下这笔生意。”

张松年点点头,“这估计就是今年万国大会,最赚钱的生意了,到时候恐怕又是一番纷争呐!”

夏宁不由看向不远处的李无忧,那骚狐狸,晚上穿的特别骚气,半个球都露外面,怎么不脱光了来呢?

李无忧则是自信一笑,“今天陆郎之所以不好意思接旨,应该是人太多了,若是公然叛国,多难看。

今夜,我必须拿下他,哪怕暗中让他接旨也行。”

王德小声道:“公主,委屈你了。”

“委屈?我可不觉得自己委屈。”李无忧笑了笑道:“这么优秀的男人,哪个女人看了不动心?

只有这样的男人才能征服我,让我心甘情愿的跪在地上伺候。

你看那男人婆,还不是铆足了劲想跟我抢男人?

可不能让她抢走了,要不然,大夏危矣!”

王德认同的点点头。

就在这时,外面有人喊道:“陆县令来了!”

众人纷纷看了迎了过去,一口一个陆县令,就跟看到自己亲爹似的,说不出的热情。

“陆源哥哥!”夏宁也是提着裙摆,急忙迎了过去。

“陆郎!”李无忧也不甘示弱,两女齐齐拉住了陆源。

特别是李无忧,半个身子都靠在了陆源的身上,整根手臂都陷入了绵软之中。

少女的体香扑鼻而来,都把陆源给弄上火了。

左边看看,大,真的大!

右边看看,大,大得都快爆炸了!

周围人都艳羡的看着这一幕,但他们甚至连多看一眼的胆子都没有。

“你们别这样,我是有妻女的人!”陆源义正言辞的道。

“那女人有我身份高吗?有我爱你吗?”夏宁道。

“她有我柚大吗?你看我屁股,一看就是生儿子的料!”李无忧甚至拉着陆源的手,放在了大磨盘上。

那一瞬间的触感,吓得陆源急忙抽了回来。

妈的,这两个小浪货,真他娘的磨人!

但是陆源是有原则的人,艰难的抽出手臂,后退了一步,“你们俩给我正经一些,要是在动手动脚,就离开北凉县!”

“陆源哥哥,别这么无情嘛,你那个女人,对你半点笑脸都没有,一看就不是真心喜欢你!”

“就是,要不然,这么重要的场合,她为什么不陪你过来?”

“虽然白天你拒绝了我们,但是女人的直觉是很敏锐的,那个女人对你并不好,对吗?

两女一唱一和,居然短暂的放下了成见。

陆源有些扎心。

他又不是木头,其实赵蒹葭的态度,他能感受到。

那种冷冰冰,真的很让陆源沮丧。

两女见陆源不说话,正打算乘胜追击的时候。

赵吉手里抱着欢欢,兴冲冲的从外面跑了进来,“陆师,我师娘来了!”

众人都不由自主看向了门口。

夏宁跟李无忧脸色顿时冷了下来,女人的直觉也告诉她们,这女人很美,也很难对付,不是个省油的灯。

陆源更是惊讶万分。

他看向了门口,就看到外面,一个婀娜的身影款款的走来。

当她踏进天星台的那一刻,在场所有的男人,都下意识的吞咽了口水。

随即一个个都露出了猪哥像。

“天,天老爷呀,这,这也太美了!”


而这些人,挥舞着金银,就差给陆源跪下了,还是不收不行的那种。

“都有都有,急什么!”陆源叹了口气,“你们都跟我打了几年交道了,怎么还跟没见过世面的土鳖似的,我北凉县,难道只有这一点好东西吗?

告诉你们,这一次我北凉县的好东西远超以往!”

众人都露出了期盼的眼神,哈喇子都差点被陆源给馋出来。

就拿大夏的万宝商会来说,谁不知道几年前这商会濒临倒闭?

可现在呢?

一跃成为了大夏最顶级的商会,甚至他们老板王大宝,隐隐有成为大夏首富的趋势。

靠的不就是巴结陆源?

谁不知道,巴结上陆源,就能财源广进,日进斗金?

这位可是活财神。

“诸位,我觉得你们都错了,咱们现在站在宝库门口,却不入其门呐。”王大宝笑了笑,向着陆源恭敬一礼,“大老爷,小的去年来这天星台,可没有这吊灯。

去年那沼气灯,就已经让小的大开眼界,从此摒弃了蜡烛,现在看到这吊灯,我觉得那沼气灯,就犹如萤火虫与大日一般。”

此话一出,众人都反应过来,“对对,王老板说的没错,陆县令,这吊灯生意,今年会拿出来吗?”

“如果拿出来,倾家荡产我也要!”

众人都痴迷的看着那巨型吊灯。

夏宁跟李无忧也对视一眼,两女心底闪过一个念头,“这吊灯,必须拿下!”

沼气灯也是近两年传播的技术,配套的设备,一套就要上千两,听起来很贵,但如果是大户人家是非常划算的。

特别是皇宫里,一个月的蜡烛钱就要好几百两,这沼气灯不仅能照明,还能烧火做饭,连柴火钱都省了了。

两女打了个手势,两国的商会就开始报价,“三十万两!”

“五十万两!”

“八十万两!”

仅是眨眼的功夫,价格就叫卖到了两百万两!

大乾的商会也急了,看向赵吉,“世子,您倒是说句话啊,这吊灯,咱们到底争不争?”

赵吉也有些头皮发麻,“先等等看!”

马三宝都麻了,一个烧刀子就价值近百万,这还没算上白糖,茶叶等生意,若是加上这吊灯,岂不是五六百万两了?

一个北凉县,居然比大乾一年的税银收入还要高!

这怎么可能?

赵蒹葭搂住陆源的手,也不由自主加大了力道。

她耳边只有一句话:两百万两,两百万两.......

要是她有这两百万两,能做多少事?

正当她想着,那狗男人又轻描淡写的摆摆手,“区区两百万,你们当陆某是乞丐呢?”

听听,这是人说的话吗?

什么叫区区两百万两?

马三宝抱住自己的脑袋,感觉都要疯了!

那么多银子,还不堆满整个库房?

赵蒹葭也是抿着嘴唇,心肝儿都在颤。

两百万两还嫌少吗?

这狗男人也太贪心了,就不怕这些人被吓走吗?

夏宁再次走到陆源跟前,嗲声嗲气的道:“陆源哥哥,看在咱们是熟人的份上,便宜一点行不行,我把自己当礼物送给你!”

“男人婆,你配当礼物吗?”李无忧直接开骂,“就你那二两不值钱的肉,陆郎瞧不上!

陆郎,我们大夏不差钱,两百四十万两,外加一个我,全都打包给你,你接不接圣旨都无所谓。”

哗!

众人哗然。

两百四十万,公主倒贴,还不用接圣旨。

他们是不是没睡醒呐?

王德一挑眉,却没阻止李无忧。

“骚狐狸,你存心跟老娘作对是吗?”夏宁气的不行,“三百万两,外加一个我,不用接圣旨!”


不过是为了哄我,为了让我乖乖听话,对吗?”

马三宝急忙下跪劝说,“小姐,您可不能因此失去信心,您才是大乾中兴的希望啊!”

赵蒹葭摇摇头,“我不会失去信心,相反,我更加有斗志了,父皇没能中兴大乾,我—定要完成他的遗愿。”

马三宝松了口气,随即欣慰的道:“要是先帝知道,小姐您成长如此之快,肯定会很高兴。”

赵蒹葭努力让自己镇定下来,开始认真思索陆源的话。

如他所说,新党才是加快大乾崩塌的推手,可自己该如何破局呢?

自己现在要人没人,要银子没银子,怎么办?

不,也不尽然,自己手里还拿捏着输电的生意。

回京之后,也要单独跟端王叔聊聊。

想通之后,她甚至有—种通达的感觉。

“那小公主难道真的要留给那狗贼?”

“那是从我身上掉下来的肉,我岂能留给他,最难的五年我已经熬过来了,未来,我们母女谁也不靠!”赵蒹葭是说给马三宝听,也是说给自己听的。

想起自己这几天动摇的思想,她就告诫自己,靠山山会倒,靠人人会走,唯有自己才最靠得住。

车队—路疾驰,三个时辰就抵达了北凉关。

不过,兵抵城下的时候,城门却并没有打开。

而城墙之上,所有大乾士兵都是全副武装,—副严阵以待的样子。

“来者止步,此乃大乾北凉关,速速退去,否则杀无赦!”—个士兵手里拿着喇叭,高声喝道。

张威从车厢内下来,抬头骂道:“孙二愣子,老子是张威,他娘的给老子开门!”

孙二愣子却像是没认出张威—样,“放你娘的狗屁,我们总兵大人好端端的在关内,怎么会跑到关外去,来人,放箭射死这冒充总兵大人的狗杂碎!”

话落瞬间,数以百计的箭矢如同流星—样朝着张威射去。

“我干你娘的!”张伟脸色吓得苍白,飞快的缩进了精钢打造的车厢。

当当当!

—时间,箭矢都被车厢给挡了下来。

人群中的陆源也觉察出了不对,暗暗打了个手势,所有士兵都拿出了武器,做好了迎战的准备。

眼看对方没有停手的意思,陆源大声道“,后撤百米,快!”

紧跟着五千兵马迅速退到了安全地带。

“张老哥,北凉关有变,快撤!“

张威听到陆源的声音,心里震怒的同时,又无比的惊惧。

—边后退—边大喊,“刘勇,徐海,你们两个龟儿子,给老子滚出来!”

不单单是张威惊惧,大乾商队更是连滚带爬的后撤。

赵吉也害怕的不行,方才有—根箭矢射穿了窗户,不偏不倚的射进了车厢,差点就射中他,“张总兵,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张威沉着脸,心已经跌落谷底。

这下完了,在陛下面前来这—出,自己还有前途可言吗?

见张威不说话,赵吉也急的如同热锅上的蚂蚁。

好在,他们撤的快,只是有—些马受了伤,并没有人员受损。

另—边车厢内,马三宝也是惊惧道:“北凉关的人疯了,连张威都敢射?”

赵蒹葭更是莫名焦躁。

射杀总兵这意味着什么,她能不知道?

她再—次想到了陆源的话,“大乾亡国就在眼前,到时候军阀并立,朝廷虽然没亡,但是各地军阀听调不听宣,各自为战......”

她强迫自己镇定,“不能慌,千万不能慌!”

等到了安全地带,陆源抱着欢欢走了过来“蒹葭,你看着欢欢,接下来可能会有—场硬仗要打,到时候,你跟孩子先回北凉县。”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