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半月小说网 > 现代都市 > 畅读佳作我一小小妾室,惊艳了侯爷很合理吧

畅读佳作我一小小妾室,惊艳了侯爷很合理吧

林丸子 著

现代都市连载

小说推荐《我一小小妾室,惊艳了侯爷很合理吧》震撼来袭,此文是作者“林丸子”的精编之作,故事中的主要人物有叶青芷谢晋,小说中具体讲述了:她,一名社畜意外穿成了江阳侯府的一名小妾。本着既来之,则疯之的心态。当小妾,也不过是换了个地方打工,不带感情,把自己当工具人就好了。她的职场目标:把侯爷和主母都说服了,让两位领导给自己背锅,保驾护航。她的职场准则:人生那么短,都是当妾的,凭什么委屈自己给你脸。她的职场口头禅:侯爷救命啊,夫人救命啊,妾身还不想早死啊,妾身还有几十万两的银子没花呢。......且看一名穿越妾室的奇葩打工日常。...

主角:叶青芷谢晋   更新:2024-06-11 21:13: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叶青芷谢晋的现代都市小说《畅读佳作我一小小妾室,惊艳了侯爷很合理吧》,由网络作家“林丸子”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小说推荐《我一小小妾室,惊艳了侯爷很合理吧》震撼来袭,此文是作者“林丸子”的精编之作,故事中的主要人物有叶青芷谢晋,小说中具体讲述了:她,一名社畜意外穿成了江阳侯府的一名小妾。本着既来之,则疯之的心态。当小妾,也不过是换了个地方打工,不带感情,把自己当工具人就好了。她的职场目标:把侯爷和主母都说服了,让两位领导给自己背锅,保驾护航。她的职场准则:人生那么短,都是当妾的,凭什么委屈自己给你脸。她的职场口头禅:侯爷救命啊,夫人救命啊,妾身还不想早死啊,妾身还有几十万两的银子没花呢。......且看一名穿越妾室的奇葩打工日常。...

《畅读佳作我一小小妾室,惊艳了侯爷很合理吧》精彩片段


红桃赶紧告退了,她离开太久,会让秦姨娘怀疑的。

“夫人,秦姨娘那边,侯爷可是许久没去了。”周嬷嬷说的极为小声,又有些心惊。

这秦姨娘这是打着灯笼去茅厕找屎呢,居然敢给侯爷戴绿帽子,孽种都揣肚子里了。

她怎么敢的!

奸夫?奸夫是谁?

周嬷嬷也有一颗滚烫的吃瓜的心,忙问道,“夫人,咱们要暗暗查一查吗?”

“不用管,等侯爷回来,让他定夺。”

让丫鬟续了茶水,张静怡喝了口压下火气,拿起旁边的账册看起来。

可看了没一会儿,她一手撑着额头,又烦闷地丢下账册。

看账本太痛苦了。

头好疼。

-

姚茵茵被从池子里捞出来后,虽然是盛夏,池子里的水没那么冷,可她还是病了。

主要是被气的!

也是真的被谢晋伤狠了,伤心的不得了。

“呜呜呜……嬷嬷,你替我给我爹还有姐姐写信,我现在收拾不了那个贱人,就收拾她娘家,不过一个商户女,居然仗着得势这么羞辱我,我要让她家破人亡!!”

“姨娘,你别生气,注意身子,老奴一会儿就往府里送信,你放心吧,那个贱人蹦跶不了多久的。”

姚茵茵听到这话,一点都不开心,她要的是叶青芷现在就死!!

弄不死她,姚茵茵就吩咐贴身丫鬟做了个小人,写上叶青芷的生辰八字,拿着针疯狂扎扎扎。

扎死你个贱人。

-

“姚姨娘被侯爷丢池子里了!”

“啊?!她怎么得罪侯爷了?不要脸的花园里就勾搭爷了?”

“是因为叶姨娘!之前叶姨娘落水,就是姚姨娘干的。侯爷给叶姨娘出气呢!”

“叶姨娘居然有这么大脸面,怪不得爷一夜宠幸她这么多次呢,是真上心了啊。”

…………

姚茵茵被丢池子里这么大的事,没到晌午,就都传开了。

后院的女人们听到这消息,也觉得很爽,拍手叫好!

可对叶青芷该怎么讨厌,还是怎么讨厌。

谁让侯爷宠她呢!

-

秦姨娘听到姚茵茵被丢池子里都没多开心,因为侯爷出远门了,不知什么时候能回来,她见不到人了!

要是侯爷这一走就三四个月……秦姨娘骇的脸色雪白。

她思考了半天,终于让春杏出府一趟,为她偷偷买回来堕胎药。

可药买回来了,她又不舍得吃了,心里还怀着侥幸,想再等半个月,说不定那时候侯爷就回来了,兴许还能再留下这孩子。

红桃知道秦姨娘买了堕胎药,又赶紧去禀告了夫人。

“静观其变,不管她吃不吃药,都先别管她,让她自己折腾去吧。”张静怡冷声说道。

秦姨娘在她这,已经是个死人了,对死人,实在不需要投入精力。

-

这边,姚茵茵也等来了去娘家送信的王嬷嬷,她满心期待地问道,

“嬷嬷,怎么样?我爹怎么说?是不是很快就能让叶府破财败落了?”

王嬷嬷一脸难色,支支吾吾地说道,

“姨娘,今天御史参了老爷一本,弹劾老爷骄纵出嫁女,祸乱后宅,导致咱们侯府的后宅不宁,要老爷好生反思。所以,老爷很生气,让老奴劝慰小姐安分一段日子,别惹是生非……”

实则,老爷勃然大怒,骂小姐就是个祸害,当初不要脸的非要给谢晋当妾,还要仗着娘家的权势欺压其他小妾,脸面都丢尽了,让小姐以后别再指望娘家会给她出头。

老爷甚至还放出狠话,说不愿意再认小姐这个女儿。

姚茵茵听到这话,脸彻底的白了。她还有什么不懂的!

一定是侯爷做的。

侯爷让御史弹劾她爹,就是让她不能仗着娘家的势再欺压叶姨娘!

呜呜呜……侯爷对她怎么能这么狠心!!!

她那么爱他啊。

不,她不能这么算了,娘家爹爹不给她撑腰,她还有其他得用的人呢!

“嬷嬷,你去找钱二,让他找些乞丐传叶青芷是狐媚子转世,专门勾男人,还会害男人!我就不信了,夫人能容下一个会害死侯爷的狐狸精!”

姚茵茵愤恨地说道。

王嬷嬷叹口气,知道劝不了她,只能照她的吩咐去办了。

-

烟柳院。

外面的这些纷扰都打扰不到叶青芷。

吃了药,叶青芷好好地养了两天,就不发热了,腿间的伤也好了,身上的痕迹也淡了。

“行了,不用一直守着我了,你也出去溜达溜达,打听打听府里的一些消息或是外面有什么新鲜事,回来说给我听。”

叶青芷冲如意说道。

在职场,消息灵通很重要,要耳听六路眼观八方,千万不能当睁眼瞎,要不然背黑锅了,你都不知道锅是谁丢过来的。

如意虽然不够稳重规矩,可足够忠心,也有些小机智,嘴巴也甜。

让她出去打探一些明面上的消息,足够胜任。

“姨娘,打听消息有银子会方便很多,奴婢多拿些银子行吗?”如意很懂行的问道。

“我有多少嫁妆银子来?”叶青芷问。

“银票有十万两,还有一千两的碎银,方便姨娘平日里用。”如意说。

叶青芷一听有这么多银子顿时舒坦了,就如大夏天喝了一口冰镇酸梅汁一般。

透心爽啊!

前世作为房奴车奴,没一分存款不说,还背负着巨额债务,为此在职场受尽委屈,也不敢辞职。

可现在,有这么多养老钱了,她还是要苦逼的在这当小妾打工。

依旧不能辞职不干,否则就是个死,好像比前世更惨了啊。

唉,生活这个小妖精啊,总是是给你喂一点糖的同时,再加一大口屎。

“银子你随便用,别舍不得花银子。”叶青芷说,

“对了,你一会儿可以回叶府一趟,说我已经得了宠,想要打点府里,再要些银子。”

原主出身江南首富叶府,最不缺的就是银子。

原主渣爹想要成为皇商,让家族更进一步,也不顾原主意愿,用她娘还有兄弟的安危,强逼她入侯府做妾。

所以,对这种渣爹,千万千万别和他客气,可劲地花他的每一两银子!

“小姐,咱们还有不少银子呢,再要的话,就算老爷会给,夫人也不会同意的。”如意为难地说道。


现在叶府的当家夫人是从贵妾抬成的正妻,并非叶青芷生母,面甜心苦,一直想榨干她的每一点利用价值。

“不用在乎那个坏女人,如今叶府还是父亲当家,说一不二,你就这般给他说……”

要是想让渣爹掏银子掏的心甘情愿,就不能忘记给他画大饼。

比如等她成为宠妾,叶家成为皇商还不是她一句话的事。

又比如等她成为宠妾,生下孩子,叶家再也不怕官府欺压,遇见问题报侯府名号,问题迎刃而解。

可想让她成为宠妾,银子少不了,没银子在侯府办不成事巴拉巴拉。

一直不成事也不怕,只要说想成事哪这么容易,要是觉得我不行,那你让行的人来啊。

这种大饼和PUA言论听多了,叶青芷也是张嘴就来。

毕竟从前天天吃领导画的大饼。

叶青芷将这些大饼言论教给如意,让她到了叶府见到渣爹,就这么说。

如意深受震撼,流下了欣慰的泪水,“姨娘,你终于长脑子变聪明了,真好!”

叶青芷,“???”

不,她还是个废物。

-

京城叶府。

虽说叶府是江南的首富,老宅子和大部分族人都在江南,但是,他们在京城也有好几处宅院。

近期,叶青芷的父亲,叶永源还有现在的当家夫人,以及她的一双儿女都在京城宅院呢。

自从叶青芷入侯府后,叶永源就派人盯着侯府,时常花银子打探消息。

得知女儿入府第二日就落了水,人昏迷了三天还没醒时,气地他狂骂叶青芷废物。

二十万两银子呢!

要是叶青芷就这么死了,二十万两银子也打水漂了。

幸运的是,总算是救过来了。

这天清晨,叶永源他们正在用膳呢,就有仆人高兴地跑了进来,兴奋地大喊道,

“老爷,好消息,好消息啊!咱们姑娘得了侯爷宠爱了!听说侯爷对咱姑娘满意的不得了!”

“青芷得宠了?”叶永源惊喜地双眼放光,连声叫好,人也松了口气,“总算是迈出第一步了。”

“老爷,青芷娇美可人,侯爷定然喜欢,很快就能成为宠妾了,到那时,也能在侯爷那说上话了。”夫人顾曼皮笑肉不笑地说着吉祥话。

旁边的叶映雪却是嗤笑一声,讽刺道,“还宠妾呢,指不定哪天就死了。”

“映雪!怎么说话呢!”顾曼立刻假意地瞪了一眼女儿,让她闭嘴。

“当初你要死要活地要进侯府,后来反悔不去了,又在这幸灾乐祸起来了。”叶永源冷声说道,

“你哪来的脸!”

叶映雪脸色一白,低下头,再也不敢说风凉话了。

谁也不知道,她前些日子做了个噩梦,梦见她进了侯府后,受尽了折磨,没撑过两年就死了。

可叶青芷嫁的男人,却是明年春闱高中了状元,她成了状元夫人,风光无限!

她既然做了噩梦得了启示,就不可能还傻乎乎地入侯府,所以,她想方设法换了亲。

这辈子,她要做风光的状元夫人!

没过两日,外面竟然有人传江阳侯府的叶姨娘是狐媚子出身,一夜勾缠着侯爷不放,想要吸光侯爷的元阳,把侯爷害死。

叶永源听了这传言,脸色惊的煞白。

这是有人见不得她女儿得宠,要害他女儿啊。

高门大户的,哪里能容下一个害男人的狐媚子。

“听说侯府的姚姨娘是四品大官的女儿,而且比侯爷爱的疯狂,根本不容人,姐姐得宠,必然招她嫉恨。”

叶映雪听说这事后,装作忧心忡忡地说道,

“那狐媚子的流言想必就是她让人散播的,爹,你也要小心她对咱们的铺子动手!”

在她的梦境中,那个姚茵茵最是恶毒了。

只要侯爷睡在她房里,她必然会招到姚茵茵的折磨,她还强取豪夺了叶家好几间铺子!

透过梦境,她都能体会到梦中自己的绝望,到后面,她一点都不想承宠了,实在是被折磨怕了。

“四品大官?!这,这岂能是我们能抗衡的!”叶永源身子一颤,从心底涌起来好多惊惧。

他都有些后悔了,不该送女儿进侯府。

这侯府的大腿,哪里是这么好抱的!

惶惶不安的过了两天,如意居然回来了。

“如意,你怎么回来了!你家姑娘被赶出侯府了?!怎么没见你家姑娘,难道是被打死了?”

叶永源看见如意,脸色发青,第一想法就是女儿被看成狐媚子,被侯府直接处死了。

如意一听自家老爷这话,小脸顿时黑了,老爷怎么能这么诅咒她家小姐呢!

“老爷,我家姨娘好着呢,您别听信外面的流言,那什么狐媚子的流言根本就对我们姨娘没有影响!”

如意也是出府之后,才听到了那什么狐媚子的流言,她心里也慌。

可是,她还记得姨娘叮嘱她的话,回叶府一定要气势足,还要摆好谱,嚣张跋扈一些也可以。

“呵呵,在这打肿脸充胖子呢。”叶映雪嗤笑,讽刺道,

“如意,你就别遮掩了,我们都知道侯府有个不好惹的姚姨娘,想必姐姐承宠后,日子很艰辛吧。”

“呵呵,二小姐你在说姚姨娘吗?”如意也讽刺一笑,

“确实,姚姨娘仗着娘家,在府里跋扈的很,姨娘刚入府两天,她就把姨娘推池子里了。

可姨娘得宠后,姚姨娘又来挑事,侯爷当面就发落了姚姨娘,让人把她丢池子里不说,还让御史大夫弹劾了姚姨娘的爹,弹劾他纵容女儿作恶,让他反省呢。

现在的姚姨娘都成病猫了,窝在院子里不敢出来……”

“如意,你说的这些都是真的???!!”

叶永源瞬间活过来了,满心欢喜地问道。

“不,不可能!”叶映雪摇着头,根本就不相信。

侯爷谢晋最是无情无心了,他就是把女人当泄欲的玩意,一点温情都没有的,怎么会给叶青芷撑腰,给她这么大的脸面!

如意好笑地看了二小姐一眼,脆生生地道,

“这么大的事情,只要用点心,花些银子就能打听到了,奴婢哪敢撒谎啊。”


“对对对,这事如意不敢撒谎的!”叶永源笑呵呵地道,“如意,你回府来,可是你家姑娘有什么吩咐?”

“我家姨娘说银子不凑手,再回来拿些银子。”如意说。

“给她十万两银子还不凑手?府里的吃穿用度都有份例,她上哪花这么多银子去?”叶映雪咬牙切齿地问。

他们家是富,可银子也不是大风刮来的。

十万两,非常非常多了,也不是说拿出来就拿出来的!

“二姑娘你恐怕不知,那点份例哪里够用啊,而且,侯府后宅要打点的地方太多了,还要讨好侯爷和主母,样样都花银子。

不舍得花银子,还想让我们家姨娘得宠后帮府里成为皇商,哪这么便宜的事啊!”

如意一番话,说的叶映雪憋屈的瘪了嘴。

叶永源觉得如意说的很正确,都花了三十万两了,也不心疼再给个几万两了。

先给一万两银子。

安排!

他觉得女儿这势头不错,明显入了侯爷的心了,说不定很快就能有孕了。

如意接了一万两银票后,又哭诉姨娘身子骨不好,侯爷专门请了太医调理,说要用名贵药材养着。

叶永源一听侯爷居然给女儿请太医看病,激动的脸都红了,这得是多大的脸面啊!

等如意离开时,除了一万两银子,又带走了一堆的名贵补药,还有根百年人参!

一下子没了这么多银票和名贵药,别说叶映雪生气愤怒,顾曼这个当家夫人叶不开心,脸色沉下来。

这叶府的银子,都是要留给她的儿子和女儿的!

给叶青芷前前后后花了三十万两,已经够多了。

再多给她花一两银子,顾曼都不愿意!

就叶青芷那呆板无趣的样子,江阳候居然这么宠她?!

实在是让她始料未及。

要是那小贱人真的得了势,她和儿子女儿的日子可就艰辛了。

-

如意一出去,叶青芷身边就没了伺候的人,她把两个守门的二等丫鬟叫过来。

因为她是贵妾,所以,除了如意这个她从娘家带来的丫鬟,府里还给配了两个二等丫鬟负责守夜还有贴身伺候。

两个粗使丫鬟负责洗衣提饭,还有一个婆子负责洒扫等。

不过,她之前一直没让两个二等丫鬟进屋伺候,只是让她们在院子里做粗活。

既然现在她已经上岗了,她的烟柳院这个小部门也要运作起来了。

等两个丫鬟来到身边,叶青芷冲她们说道,

“按照姨娘的份例,我这院子里能有两个一等丫鬟,如意已经占了一个名额,你们两人中,只有一个可以成为一等丫鬟,为期一个月,谁表现好,我就提拔谁,明白了吗?”

空画饼,不来点实际的升职加薪,谁能有动力真的卖力干活啊。

现在打工人都精明着呢,都向钱看齐,不搞使命那一套。

“奴婢明白。”两丫鬟互看一眼,都看出了两人眼里的火光。

她们当然知道这是姨娘钳制她们的手段,不让她们抱团糊弄她。

可是姨娘定制的规则她们没权利说不,她给的奖励她们又没法拒绝。

因为成为一等丫鬟,不光地位和面子上有提升,还容易得到主子的赏赐,甚至有机会爬床,直接成为通房丫鬟。

单说月银,一等丫鬟就比二等每月多了一两银子!

“你们最好都是听命于夫人的丫鬟,要是让我知道你们是其他人的眼线,就不要怪我不客气了。”

叶青芷继续给她们训话,明确他们烟柳院的唯一一条员工守则,

“你们要记得,我只是个姨娘,你们的主子不是我,是侯爷和夫人!

我们烟柳院的事都可以告诉侯爷和夫人,但是,绝不可以再告诉其他人,告诉了就是叛主,明白吗?”

两丫鬟震惊又意外地看着这位叶姨娘。

真新鲜啊。

她们还是第一次听到这样忠心耿耿的话,但是,细想又没任何问题!

叶姨娘可真会做样子啊,表忠心都表的比其他人有意思。

要不人家受宠呢!

“春雨,夏蝉,你们先向夫人禀告,说我想在院子里搭一个凉棚方便纳凉。

还想有个小厨房,得到夫人准许后,你们再找府里的管事干这两个活,银子我自己出。

对了,府里有没有厨艺不错的丫鬟或婆子,希望夫人能调一个过来,等小厨房做好,我每日的吃食自理,银子花自个的。

还有这天气太热了,府里给的冰不够用,记得拿银子去买多一些冰回来。”

叶青芷小嘴一张,银子就如流水般地花出去了,主打就是要让自己过的舒坦,吃和住上,不能委屈了自己!

春雨和夏蝉忙应下来,表示记住了。

“等如意回来,你们再去夫人那禀告,先去给我弄些冰镇西瓜来。还有你们看着人把东厢房收拾出来,我做书房用。”

叶青芷又吩咐道。

春雨和夏蝉不敢怠慢,赶紧去办。

叶青芷自己找了本书摊开放一边,风吹哪页看哪页。

惬意。

一会儿冰镇西瓜来了,春雨剔掉西瓜籽,再一小块一小块喂到叶青芷嘴里,确保不会有西瓜汁溅到她嘴边。

叶青芷咽下清凉的西瓜,享受地眯眯眼。

舒坦啊!

真希望侯爷出差晚一些回来,让她养工伤的时间可以拉长拉长,再拉长。

不上班的日子,太爽了。

-

到了下午,如意从叶府回来了,兴奋地向叶青芷展示她的成果。

一万两银票,还有许多的名贵药。

旁边伺候的春雨和夏蝉看到那么多银票,眼睛都看直了。

“姨娘,今天你是没看见二小姐那张脸啊,臭死了,还张嘴闭嘴嘲笑姨娘不会得宠,奴婢看她是后悔没进侯府了……”

如意说到一半立刻闭上了嘴巴,因为再说下去,可就要碰触到小姐的伤心事了。

“还有老爷,听完奴婢的话,给银子给的可痛快了,提起姨娘,那嘴巴都能咧到天上去,对奴婢也是客气的不得了!”

如意叽叽喳喳,十分高兴地说。

“这些都是侯爷给我的脸面,没侯爷撑腰,我什么也不是。”叶青芷一脸为了领导要往死里干活的感动模样,

“等我身子彻底养好了,得好好伺候爷,回报爷,这身子也要好好练起来才行。”

如意顿时羞红了脸,小声建议,

“姨娘,府外面都在传你是狐媚子转世,专门勾搭男人的,你名声非常不好了,这种话咱以后就少说吧。”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