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半月小说网 > 武侠仙侠 > 医仙狂爸

医仙狂爸

欧阳不爱疯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在公司倒闭之后,曾经的青年才俊来到了工地搬砖。为了家中的妻子与可爱的女儿,王帝君甘愿如此。可是天有不测风云,得知妻子出轨的消息后,他怒气冲冲的赶回家,没想到只见到了被烧成废墟的房子!妻子不知所踪,女儿虽然捡回了一条命,却因此被烧成重伤。心灰意冷之际,王帝君觉醒了医仙传承,不光治好了女儿,同时还成为了受人尊崇的医仙!

主角:王帝君,萧若瑄   更新:2022-07-16 12:28: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王帝君,萧若瑄 的武侠仙侠小说《医仙狂爸》,由网络作家“欧阳不爱疯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在公司倒闭之后,曾经的青年才俊来到了工地搬砖。为了家中的妻子与可爱的女儿,王帝君甘愿如此。可是天有不测风云,得知妻子出轨的消息后,他怒气冲冲的赶回家,没想到只见到了被烧成废墟的房子!妻子不知所踪,女儿虽然捡回了一条命,却因此被烧成重伤。心灰意冷之际,王帝君觉醒了医仙传承,不光治好了女儿,同时还成为了受人尊崇的医仙!

《医仙狂爸》精彩片段

炎炎夏日,一个身穿背心的男人正在挥汗如雨。

工地上的温度达到惊人的42摄氏度,王帝君被炙烤得皮肤通红,手背和脖子等地方已经被晒脱皮。

他朦胧的记忆中,二十多年前似乎经历过一场大逃杀,此后就来到了江波市。但随着他爷爷去世,他的身世彻底成了一个谜。

自从三年前公司被人陷害破产之后他就来到这个工地上,通过简单粗暴卖体力的方式维持家庭开支。

这些年他一直在寻找仇人,也不是没想过东山再起。但所有银行都不愿意贷给他一分钱,他面对的只有无尽的嘲讽和驱逐。

因为他,上了征信黑名单。

三年的风吹日晒,他变得又黑又结实,也数不清身上到底掉了多少层皮。

但为了家里那个如花似玉的老婆和粉雕玉琢的五岁女儿,他默默地抗下了这一切。

“叮铃……”

掏出屏幕满是裂痕的手机,女儿的头像在来电显示上跳动着。

他面露温柔,柔声问道:“怎么了宝贝?是不是想爸爸了?”

然而,那一头传来的却是女儿略显恐惧的声音:“爸爸,你在哪里呀?”  

王帝君问道:“怎么了宝贝?是不是被妈妈打屁股了?”  

自从他公司破产之后,陈柳珺的脾气就变得越来越暴躁,动不动就拿他和女儿来出气。

王帝君为此不知跟她吵过多少次,但每次都以她的强势镇压而告终,然后依旧我行我素。

可是这一次,女儿给他的答案却如同晴天霹雳。

“不是的爸爸,有个叔叔把妈妈抱进房间打架,豆豆好怕。你听,妈妈在哭……”

电话里传来老婆熟悉的呻吟声,王帝君的脑袋嗡的一下,当即就懵了。

这哪儿是打架,分明是在偷情啊!还明目张胆地投到家里去啊!

一瞬间,王帝君的胸腔已经被怒火填满,他的信仰在顷刻间崩塌了。

他找包工头强行请了半天假,然后骑上电车火速赶回家。

“贱人,贱人,贱人!”

他在风中嘶吼着,怒骂着,宣泄着心中的狂躁。

从恋爱到结婚,这些年他从未亏待过陈柳珺分毫。即使在他破产之后,他仍然竭尽所能地满足她的物质需求。

可她在干什么?她怎么可以用这么侮辱他的方式,在他家里出轨!!!

这一刻,他只想亲手杀了那一对奸夫淫妇,以解心头之恨。

在他离家仅剩两公里的时候,他的手机再次响了。

“爸爸,家里着火啦~~~”

“咳咳,好大的火,豆豆要被烧死啦~~~”

“爸爸,你快来救豆豆呀爸爸,豆豆好怕~~~”

吧嗒一声,手机挂断,王帝君彻底失去女儿的消息。

王帝君一路狂奔,满脑子都是女儿的哭声,不停地脑补着她在火海中被烧死的画面。

“吼,为什么,为什么!!!”

他疯狂地咆哮着,全速往家里赶去。

他没时间去想家里为什么会着火,也没时间去想为什么陈柳珺和她的奸夫没有把女儿救出去,只想第一时间把女儿救出来。

回到小区楼下,仰头就能看到自家窗户正翻涌出滚滚浓烟,他没有任何犹豫就往步梯冲去。

“先生,里面正在发生火灾,您不能进去。”

两个消防员伸手将他拦住,死死地拽住他。

“让开,我女儿还在里面,你们给我让开!!!”

他伸手将消防员的头盔和防火面罩抢过来,全速冲向自家所在的十二楼。

全身被汗水浸透,双腿止不住地打抖,可他不管不顾,猛地踹向自己房门。

轰!

房门被他一脚蹦开,里面的火苗喷涌而出,瞬间将他的眉毛和头发舔掉一半。

他扣上头盔和防火面罩,大踏步地朝里面冲去。

屋里浓烟翻滚,能见度极低。

“豆豆,你在哪儿啊豆豆?”

“爸爸来救你了,你快说句话啊。”

然而,除了噼里啪啦的燃烧声之外没有任何回响。

他一寸一寸地寻找着女儿的身影,全然不顾自己也身处于危险之中。

客厅没有,主卧没有,卫生间没有……王帝君的心在不断往下沉,难道女儿已经葬身火海了吗?

他身上的衣服已经被火烤焦,黏在皮肤上形成严重的表皮烫伤,可他根本没时间在乎这些,依旧在卖力地寻找着。

“爸爸,爸爸……”

虚弱的声音在角落响起,王帝君顿时如听天籁,朝着那个角落飞奔过去。

那是一个巨大的玻璃鱼缸,此时恰好成了女儿最后的避难所。

可他还是来晚了,豆豆的半张脸已经被烧焦烧烂,此时变得无比狰狞和恐怖。

“豆豆别怕,爸爸来救你了。”

“没事的,一切都没过去的,豆豆不哭。”

王帝君把所有装备摘下来罩在女儿身上,抱起她往门外跑。

咔嚓!

砰!

天花板的吊顶灯突然砸下,王帝君顿感自己的背部被强行撕裂,差点当场昏过去。

“我女儿还没脱险,我不能倒下!”

他强撑着,一口气跑到楼下,对着围观的人群大吼:“快叫救护车,快啊!!!”

人群最外面,一个长相绝美的女人心慌意乱,低声对旁边的男人说道:“怎么办?他们没死。”

男人不屑地说道:“怕什么,他们死有死的好,没死有没死的好,反正你等着数钱吧。”

这两人,可不就是陈柳珺和他的奸夫么。

王帝君抱着女儿往小区外面跑,刚一脚跨出门口,一辆高速行驶的小车呼啸而来。

砰!

一声巨响之后,王帝君和豆豆直接被撞飞到空中,如沙包一样摔在地上。

陈柳珺远远地看着,心中畅快淋漓。

“求求你们,快救救我的女儿……”

王帝君虚弱得呼喊着,眼神一直盯着女儿的方向。

突然,两条修长的腿出现在他的视野里,他随即两眼一翻昏迷过去。


鲜血流淌,王帝君手指上的祖传玉戒沾上他的血之后突然化作一道流光,钻进他的眉心。

“我乃上古医仙王荒,拥有无限神通。我医仙一脉自古以来便是世界主宰,怎么到了你这一辈竟然如此不堪,真是气煞我也!”

“罢了罢了,既然你今日得我传承,我便传你无上医术,你须悬壶济世,渡人渡己,壮大我仙医门。”

苍老的声音在王帝君的脑海里不断回响,刺激他从昏迷中醒来。

“我不是被车撞了吗,我怎么在病房里,怎么还被撞出幻听来了?”

正当王帝君疑惑之际,海量的知识疯狂地融入他的记忆中。

无上仙经,玄门术法,上古医术,针法药方……浩瀚的知识几乎将他的脑袋挤爆。

轰!

一股庞大的能量在他的腹部内部炸开,随即化为无数细流滋润他的四肢百骸,爽得他情不自禁地发出一声呻吟。

他惊讶道:“我不是在做梦,这竟然是真的?”

他的心神稍一集中,脑中立即就浮现出《轩辕无上经》这本功法秘笈,再换一个念头,又立即浮现出《医仙秘要》的内容。

更神奇的是,他原本朦胧的记忆似乎变得清晰了,几乎能看清二十多年前追杀他的人的脸了。

与此同时,他脑中还出现了对自身状况的诊断。

诊断:后背重度外伤,左胸三根肋骨骨折,右胸一根肋骨骨折,左肺部被肋骨穿刺严重出血,脾、肺、肝等内脏均破裂且有严重内出血,外表百分之七十五皮肤呈轻度或中度烧伤。

病因:外力撞击和烈火灼烧所致。

王帝君看到脑海中这一连串信息有些茫然,自己这样都不死可真是福大命大啊,难道这就是医仙传承的牛逼之处?

抬手一看,左手掌心处有一朵若隐若现的七色花,形同于无。

他随即又气馁地说道:“能诊断出来有个屁用啊,老子身无分文,连救命的钱都没有。”

话音刚落,他的丹田处倏地涌起一股温热的能量,以极快的速度修复他身上的伤势。

数分钟后,他浑身上下的内外伤全部被修复完毕,同时他体内的金色能量也被消耗一空。

他紧握着充满力量的拳头说道:“没想到一个玉戒里既然藏着医仙传承,难道我的身世跟医仙有关?等到时机合适,我一定要揭开自己的身世之谜。”

同时,病房外也传来了急促的脚步声。

“刘主任你快点,那个病人的身体内部正在大出血,他坚持不了多久了,必须马上手术。”

刘主任立即吩咐道:“马上和中心血站联系,立即请求血浆支援。”

然而就在他们赶到手术室,看到王帝君从床上坐起来的时候,他们的嘴巴全都变成大大的O型。

刘凯盯着王帝君问道:“这是怎么回事?你不是说他快死了吗?他怎么跟个没事人似的坐起来了?”

一直催他赶路的护士则满脸一副见鬼的样子,支支吾吾道:“我……我不知道啊,刚刚送来的时候他还跟个死尸一样的,我也不知道他怎么就好了。”

“快去检查一下!”刘凯吩咐一声,立即带头去给王帝君做检查。

王帝君则直接从床上跳下来,双手按着刘凯的肩膀问道:“我女儿呢?她在哪个病房?”

被金色能量改造后的王帝君手劲很大,抓得刘凯的肩膀生痛。

刘凯反应过来,连忙说道:“你说那个小女孩啊,她就在隔壁,1号手术室。”

王帝君飞奔离去,身后还传来护士叹息的声音,“多么漂亮的女孩啊,可惜这辈子算是废了。”

王帝君推开病房门的那一刻,他的泪水差点夺眶而出。

豆豆此刻正孤零零地躺在病床上,她的半张脸已经被烧得面目全非,双腿呈现多段扭曲,显然是粉碎性骨折了。

“豆豆,都是爸爸的错,爸爸对不起你啊。”

他哽咽着走过去,在他拉起豆豆的手时,一段文字浮现在他的脑海里。

诊断:双腿粉碎性骨折,肾脏破裂受损,脸部百分之五十四皮肤被烧毁。

病因:外力撞击和烈火灼烧所致。

王帝君的心里顿时狂喜:“对啊,我有医仙传承,我可以救我的女儿!”

可当他想用金色能量治疗女儿的时候,却发现他体内的能量已经被消耗空了。同时,他的脑海中却出现了另一个治疗方案:

玄冥正骨术,五行八卦针,冰肌玉骨膏,三种手段配合使用才能将豆豆彻底治愈,冰肌玉骨膏药材成分如下……

经过对医仙传承的深入了解他才知道,想要用金色能量直接救人就必须达到特定的境界,或者把手心的七色花点亮。

在他达到这个要求之前,他只能依靠针灸药物去治疗别人。  

“算了,有方法总比没有方法好!”王帝君在心里自我安慰道。

可当他看到五十年黄芪、千年野山参、千年何首乌、千年冰髓、千年玉髓这些名贵药材时,他顿时心如死灰。

且不说要凑齐这些天材地宝需要多少时间,就算找到了他就能买得起吗?

上千年份的天材地宝,根本不可能便宜。

一股深深的无力感涌上心头,他看向女儿的眼神里充满愧疚。

“豆豆,爸爸对不起你啊……”

病床上的豆豆似乎心有感应,悠悠地醒转过来,脸上尽是痛苦之色。

“爸爸你来啦,你说要带豆豆去全世界旅游,要给豆豆吃全世界最好吃的冰激凌,可是豆豆等不到那一天了……”

“爸爸,豆豆要睡着了。老师说睡着后会变成天上的星星,豆豆在天上看着你哦……”

“爸爸,你怎么哭了呀,你别哭好不好……”

王帝君强忍着泪水说道:“豆豆别怕,爸爸不久让你死的,爸爸一定会治好你的。”

“你等着,爸爸这就去找人借钱,爸爸一定能把你治好的。”


哐!

房门被推开,另一组全副武装的医护人员涌进来。

“先生,我们要立即为病人做手术,请你到外面等候。”

王帝君被强行推到病房外,在离开前,他将体内刚升起的一丝金色能量渡入女儿体内,保证她不会在手术中死亡。

看着紧闭的手术室,他攥紧拳头在心里发誓:“豆豆别怕,爸爸这就去借钱买药,爸爸一定会把你治好的。”

离开医院之后,王帝君的第一个反应就是去弄钱。为了救女儿,他急需大笔大笔的钱。

可那不是几百块也不是几万块,他短时间内上哪儿去弄那么多钱?

路过银行门口的时候他想过去抢银行,可下一秒他就否定了这个想法。

在取十万块钱都要提前预约的时代,抢银行根本抢不到一千万。而且抢银行是重罪,会给自己和女儿带来巨大灾难,最后得不偿失。

“算了,还是先去找包工头把工资结一下吧,能得多少算多少。”

一个小时后,包工头的办公室里发出一声大吼:“什么?你让我提前三天给你发工资?你脑子有病吧?”

从来都只有他拖欠工资的份儿,想让他提前发工资,根本不可能存在的。

王帝君央求道:“我女儿现在重伤住院,急需大量的钱做手术和后续治疗,我求你了,你提前几天把工资结给我行吗?”

他已经把姿态放得极低,但包工头秦大强一点也不领情。

“操,你女儿又不是我女儿,关我屁事啊!”

“老子告诉你,你今天就是喊破天也没用,只要不到发工资那一天,你一分钱也别想拿到。”

王帝君沉着脸道:“如果是因为以前我哪里得罪了你,我愿意向你道歉。但我女儿真的很需要这笔钱,没钱治疗的话她这辈子就毁了。”

秦大强哈哈大笑道:“你现在知道向老子低头认错了?你早干嘛去了?有种你现在给老子跪下啊!”

王帝君怒不可遏,可一想到那笔天文数字的钱,他的膝盖就缓缓地弯了下去。

“我不能打人,否则我一旦坐牢,女儿就没人照顾了……”

他在心里不断安抚自己躁动的情绪,告诫自己要忍一时风平浪静。

秦大强看到他的膝盖即将跪在地上,立即得意地大笑起来:“哈哈哈,傻逼,老子叫你跪你还真跪啊?哈哈哈,就你这种傻逼活该一辈子当工人,活该一辈子被老子踩在脚下。”

“滚,给老子滚。再敢来烦老子,老子直接扣光你工资!!!”

王帝君真怒了,他伸手一抓,拧着秦大强的手腕猛地使劲,秦大强的脸随即变成猪肝色。

“操,你给老子放开,老子的手要断了,快放开……”

王帝君继续加力,秦大强的骨头发出嘎嘎嘎的异响。

“王大哥我错了,求求你放开我,我的手真的要断了啊。”

“王爷爷,我叫你爷爷行了吧?你先放开我,我马上给你钱还不行么?”

王帝君一脚踹在他的屁股上,把他踢到保险柜旁边。

“现在,立刻,马上,把我上个月还有这个月的所有工钱结清。”

“你再跟我废话,我就让你知道当你惹怒一个父亲的时候,你要付出血的代价!”

王帝君面目狰狞的样子太恐怖了,秦大强哪敢反抗。他掏出计算器一通猛算,然后又打开保险柜取出现金。

“你上个月上工三十天,这个月上工十二天,总共两万五千两百块钱,你点一下。”

王帝君亲眼看他把钱过了三次点钞机,确认一分没少,接过来揣进兜里就转身离开。

秦大强看着他的背影,严重寒光闪烁:“操,赶来老子的工地上逼老子给钱。等老子找到帮手,非得弄死你不可!”

两万五工资是到手了,可跟购买名贵药材所需的巨额资金比起来,这就是杯水车薪。

无奈之下,他只能去找亲戚。当年自己发达的时候接济的亲戚可不少,是时候催他们还钱了。

王帝君:“六叔,我五年前借给你那一万块钱麻烦你还一下,我女儿动手术急需用钱。”

六叔:“王帝君你疯了吧,五年前我凭本事借的钱,你凭什么要我还,滚!”

王帝君:“三婶啊,我是王帝君,我之前借给你的十万块钱麻烦你还一下,我现在就过去取。”

三婶:“取取取取你个大头鬼啊,你小时候还是我带大的呢,我问你爸妈给过一分钱工资吗?我不知道你什么时候给过我十万块钱,滚。”

一通通电话打过去全都拒绝还钱,王帝君心一横,直接开着电车来到他姑姑家。

姑姑王敏慧当初一口气从他手里借走五十万,脾气也最霸道,只要能从她手里要到钱,其他亲戚看到之后必然会收敛许多。

咚咚咚!

王帝君敲响王敏慧的房门,王敏慧开门看到是他,脸色立即黑了下来:“你来做什么?”

自从王帝君破产之后她就没给过好脸色,王帝君已经见怪不怪了。

“姑姑,豆豆被火灾烧毁容了,我必须筹钱去救她,之前借给你的那五十万……”

“什么五十万?我怎么不知道我跟你借过什么五十万?”

王敏慧就像被踩了尾巴的猫,一边大声尖叫着一边关门。

啪!

王帝君手脚并用地将门顶住,黑着脸道:“姑姑,我借给你的五十万可是有转账记录的,你别逼我把你告上法庭!”

王敏慧心中一慌,强词夺理道:“你有转账记录了不起啊?上面有借款说明吗?能证明是你借给我的吗?我还可以说那是你找我借一百万才还了我五十万呢!”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