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半月小说网 > 女频言情 > 陆少别耽误影后搞事业

陆少别耽误影后搞事业

安鸽鸽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季凉舒暗恋陆斯琛四年,哪怕对方是个穷小子,她是京城名媛,两个人并不般配,她依旧爱他。谁料,她怀胎八月时,他居然找人拿掉她肚子里的孩子,跟她一刀两断。三年后,季凉舒断情绝爱,一心发展事业,陆斯琛却又缠了上来。原来,他从来不是什么穷小子,而是大名鼎鼎的京城大少。三年前的事情,也另有隐情……

主角:季凉舒,陆斯琛   更新:2022-07-15 22:31: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季凉舒,陆斯琛的女频言情小说《陆少别耽误影后搞事业》,由网络作家“安鸽鸽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季凉舒暗恋陆斯琛四年,哪怕对方是个穷小子,她是京城名媛,两个人并不般配,她依旧爱他。谁料,她怀胎八月时,他居然找人拿掉她肚子里的孩子,跟她一刀两断。三年后,季凉舒断情绝爱,一心发展事业,陆斯琛却又缠了上来。原来,他从来不是什么穷小子,而是大名鼎鼎的京城大少。三年前的事情,也另有隐情……

《陆少别耽误影后搞事业》精彩片段

榆城,冬季。

寒风凛冽,万物肃杀。

医院妇产科的走廊外。

季凉舒将头上的鸭舌帽压低了几分,只露出精致的下巴,她一手拿着化验单,一手轻轻的抚摸着已经隆起的肚子。

突然,肚子里面的宝宝轻轻的动了动,掌心传来的动静让季凉舒眸底的母爱瞬间泛滥,她唇角上翘,脸上浮起淡淡的笑意,露出小酒窝。

已经八个月大了,宝宝很健康,再等几个月,等把他生下来,就可以出国就去找他爸爸了。

想到远在大西洋的陆斯琛,季凉舒的脸上多了几分的憧憬。

这个孩子是个意外,如果被家里人知道,恐怕留不下来。

所以,她还没有告诉任何人宝宝的事情,这段时间更是不敢跟远在国外的他联系,生怕被定位到了位置。

季凉舒小心翼翼的收好化验单,确保自己包裹的严丝合缝后,才谨慎的走出医院。

榆城是远在京城的一个小县城,交通信息并不发达,季凉舒路过报亭时,无意扫了眼放在旁边的报纸,瞬间,身体僵硬。

整张报纸被一个硕大的标题侵占,标题下还放了一张自己的照片。

《京城季家大小姐离奇失踪,提供线索悬赏一百万》

季凉舒眼皮跳了跳,她加快了脚下的步伐,心口不受控制的“嘭嘭”直跳。

下一秒,轮胎刹车与地面摩擦发出巨大的摩擦声,一辆面包车突然停在了她的面前。

没等季凉舒反应过来,一块湿手巾迅速的捂住了她的嘴巴,头顶被罩住了一块黑布。

“唔……”

季凉舒惊恐的瞪大了眼睛,用力的挣扎。

根本不给她大声呼救的机会,季凉舒就这样悄无声息的在大街上消失了身影。

等她恢复光明后,已经被带到了一家私人诊所的门口。

“你们是谁?干嘛要把我带到这里来?”

“我们是季先生派来的,负责拿掉您肚子里的孩子,然后带您回家。”

两名穿着黑色西服,面容严峻冷漠的人,一前一后拽住了季凉舒的胳膊,就要往诊所里拖去。

“不要!”季凉舒满眼震惊惶恐,拼命的护住肚子,浑身抑制不住的发抖,不能拿掉她的孩子!

“抱歉,我们只是奉命行事。”嘴上说着抱歉,可眼底全是毫无感情的冷漠。

不!不可以!

这是她的孩子!

已经八个月了!谁也不能动她的孩子!

谁也不能!

季凉舒浑身的血液顿时逆流,眼睛猩红,歇斯底里的拼命挣扎,往往在这个时候爆发力很强!

“这是季先生的命令,我们也没有办法。”

“不行!谁也不许动我的孩子!”

季凉舒眼睛通红,拼了命的挣扎着,低头狠狠的在男人手臂上咬了一口。

男人忍着手臂上传来的痛楚,甩开了手,从口袋里掏出了两张照片,递给了她。

“季小姐,这是季先生托我给您的。”

季凉舒看着照片上亲密无间的靠在一起的俊男靓女,男人望向女人的眼眸里充满着无限的温柔,这是再普通不过的情侣合照。

但是照片里的男人,是她的暗恋了四年的男友,陆斯琛!

季凉舒大学时就倾心于他,他大学实习结束后,被公派去往了国外留学。

为了他,不惜跟家族决裂,为了不被家里人发现,她还跑到人生地不熟的地方准备悄悄的生下肚子里面的孩子。

可是……他却在国外有了别的女人?

季凉舒呼吸一紧,捏着照片的指尖因为用力而开始泛白。

她嘴唇颤抖,脸色苍白,浑身发冷。

“不可能……绝对不可能,他不会做出这样的事情。”

“我要跟我爸打电话!”季凉舒挣开他们,退后一步。

男人没有拒绝,拨通了电话,打开了免提。

“季凉舒我警告你!你跟那个人的孩子必须拿掉!没得商量!”电话那头传来冷漠苍劲的声音。

“我季家金枝玉叶的养你二十年,不是让你跟一个穷小子去结婚的。”

“我已经告诉了陆斯琛这个孩子的事情,他亲口跟我说他不要这个孩子!为了一个那样的男人跟家里闹掰有什么好处?别忘了,你是要跟顾家联姻的!”

“我派人去找他的时候,发现他在国外已经有了新的女友,那两张照片就是证据!”

“你知不知道你自己现在像个什么?你以为有了孩子就能将一个男人绑在身边了吗?人家现在有了新女朋友,你就是个笑话,是个小三!我们季家丢不起这个人!”

一句句刺耳不堪的数落声,从冰冷的话筒传到了季凉舒的耳朵里。

她指尖发颤,呼吸紧促,脑子里一片空白,到后来,季城说了什么她已经听不清了,耳旁只有“嗡嗡”的声响。

季凉舒手臂无力的滑落下来,低头垂眸,整个人安静的像个没有生气的瓷娃娃。

是啊……

陆斯琛都有了新的女朋友,那她算什么?

她为他所做的这一切又算什么?

可笑!

季凉舒唇角轻扯,勾起一抹讽刺而又冰凉的笑。

到底……还是她错付了。

季凉舒被按在了手术台上,一名女医生面色冷漠的站在手术台前。

手术台上白炽光照得她眼睛酸疼,脑海里不断的回荡着那句,他亲口说的不要这个孩子。

可这个孩子是她的!

凭什么他说了不要这个孩子!这个孩子就必须拿掉?

他不要!她要!她空洞无神的眸子瞬间恢复了意识!

季凉舒浑身血液逆流,眼底多了一抹决绝,趁着女医生扭头调配药物时,她一股脑的猛冲出去手术室。

“妈的!”守在门口的两个男人,看到又跑出来的季凉舒,脑袋发疼。

肚子里有个孩子,再加上行动不便,季凉舒连跑到楼梯的功夫都没有,就被抓了回去。

男人动作粗鲁的薅住了她头发,往手术室拖去。

“放我走!我不允许你们伤害我的孩子!”

季凉舒拼了命的挣扎反抗,她不允许任何人动她的孩子!

谁也不行!

男人被她反复的挣扎激怒,直接反手将她打晕。

季凉舒只感到脑袋钝钝的疼,倏然,眼前一黑,失去知觉昏了过去。

陆斯琛,你的心是真狠!

如果,再给她一次选择,她宁愿自己没有遇见他。

她也永远不会爱上他。

她想起恋爱时陆斯琛的甜言蜜语跟海誓山盟,他细心的规划着两人的未来,这一切无论让谁看起来期待又让人憧憬。

可是现在,全都成了他的虚情假意,她的笑话。

潜意识中,季凉舒感受到冰冷的仪器仿佛穿透了自己的身体,肚子里传来阵阵痛楚,那条小生命仿佛在一点点的抽离消失……

 


三年后,京城大酒店。

宴会门口蹲守着无数媒体翘首盼望着,随时准备着疯狂虐杀胶卷。

悠扬高雅的隐约飘荡在偌大的宴厅会内,高流人士身着礼服表情愉悦的游刃其中。

浮华声色,不过如此。

今天是京森集团举办的慈善晚会,作为京城的数一数二龙头企业,来的人也都是非富即贵。

往常这种慈善晚会媒体也只是做做样子拍几张照片简单宣传一下。

能让媒体这般大费周章的也只有今天到来的影视后的季凉舒了。

季家大小姐季凉舒从小长相便艳压全芳,堪称人间极品,年纪轻轻拿了双栖影视后不说,背景也是实打实的硬。

她也是京城圈子里名副其实的名媛大小姐,年轻漂亮加上家庭背景以及成就让她时常占据热榜,无论到哪里都有话题。

有些人一出生就在罗马,说的正是季大小姐季凉舒。

媒体们早早的得知消息,今晚季凉舒也要来参加晚宴。

而让他们兴奋的是,听说她今天会跟未婚夫一起参加。

前段时间,季凉舒因为与顾家订婚的消息引爆了娱乐圈,谁也没想到她年纪轻轻居然会这么早就订婚。

京城的人都知道,季家跟顾家都是名门望族,一旦两家联姻,带来的利益可不是一星半点。

一个是炙热可得的大明星季凉舒,一个是势头正猛的顾家大少,任谁看都是天造地设的一对。

“来了来了!”

“快看!快看!季凉舒来了!”

一句话让门口的媒体顿时沸腾了起来。

此时一辆低调的劳斯莱斯缓缓的停在门口,顾氏集团总裁顾易之弯腰从车内钻了出来,面容俊朗帅气,一身贵气。

顾氏自联姻之后,发展一直都很不错,势头也逐渐迅猛了起来,外界对顾易之也是给予厚望,年纪轻轻就能担起大任,也算是京城里年轻一代的楷模。

他点了点头,来到车的另一侧打开车门,俊朗的面容含着笑意牵出一名女子。

媒体等人看清楚那张脸后倒吸了一口凉气,闪光灯的咔咔声顿时四起。

人人都说季凉舒是京城的美人,从小明媚皓齿,一眼惊艳,果然诚不欺人。

她一身简约礼服,底妆轻薄整张脸显得明艳又清透,可眸子里那抹妖媚又让人移不开眼睛。

季凉舒红唇勾起,撩了撩及肩的波浪长发。

焦点?

自然是她在哪里,焦点就在那里。

她挽上男人的胳膊,信步走了进去。

季凉舒看着金碧辉煌的晚宴大厅,心底轻哂。

她很少代表季家参加过这种场合,如果不是看在李会长也是她的长辈,她断然不会来的。

晚宴会场也因为季凉舒的到来热闹了几分,反是认识的不认识的都想上前招呼攀谈混个脸熟。

毕竟如今季家跟顾家可是联姻了,今时不如往日,两家强强联手,日后的发展不可估量!

季凉舒被几位大小姐簇拥在中间,讨好恭维的话喋喋不休。

“凉舒,恭喜你啊,听说你前段时间还拿了万花奖。”

“那种奖我们凉舒早就已经拿腻了,现在可是事业爱情双丰收呢!”

“是啊!听说顾少从小就在国外留学,回国后立马就接手了家族企业,前两天还拿下了南湾项目呢!”

“真是看不出来啊,顾少居然年纪轻轻能力就这么出众了,凉舒你可真幸福啊!”

几人的目光从季凉舒身上移到了不远处正在交谈的顾易之身上。

季明舒顺着目光看了过去,弯了弯唇,一脸俨然幸福的模样。

没人看出来她笑意未达眼底,甚至还有几分凉薄。

呵!

谁能想到来晚宴前,亲眼看到自己妹妹跟自己的未婚夫竟然厮混到了一起。

几个小时前,季家。

季凉舒站在门外,看到房间里白花花交缠在一起的两具身体,活生生的在她面前表演了一场十八禁。

最要命的是床上的两个人一个是她未婚夫,一个是自己的亲生妹妹。

这狗血般的剧情!

这满满的玛丽苏套路!

季凉舒当场觉得自己拿错了剧本!

《丈夫偷情小姨子》

《小姨子勾搭上了自己的姐夫》

经常跟媒体打交道季凉舒看到这一幕的时候脑海里猛然蹦出这两个劲爆话题。

按照正常剧本走向,她此刻应该情绪激动一脸悲愤的上前质问这对不要脸的狗男女。

可此刻她,心情毫无波澜,甚至还想录个像留个纪念。

“谁在外面?”

季凉舒还没来得及收起手机,被抓了个正着。

刚想抬脚先溜一步,猛然想到了什么,脚步顿住。

她可是正主啊!跑什么!

季凉舒轻咳一声,挺了挺胸膛,光明磊落的看着他们,扬着下巴:“我还没问你们这是在干嘛!”

“姐姐……”

而她的好妹妹丝毫没有偷情被抓的惊慌失措,反而一脸泫然欲泣的委屈道:“我……我们也是情难自禁……不是易之的错!”

顾易之拉起被子将怀中的女人裹紧,拧了拧眉。

“季凉舒,你也应该知道,我们只是联姻关系而已。”

言外之意是他的私生活,她无权过问。

“呵!”季凉舒把玩着掌心的手机,神情清冷,淡淡道:“你们可真是不要脸啊,狼狈为奸都到我眼皮子底下了!要是让顾家长辈跟季家知道了……”

她悠悠的点开刚刚的视频,传来的暧昧露骨的呻吟声。

顾易之的脸色霎时阴沉,身下的女人也细不可察的颤抖了起来。

此时季娇娇也顾不上自己有没有穿衣服,情绪激动的抓住了季凉舒的手臂,想要抢夺手机,却被她闪躲过去。

不料硬生生的扯出一道血痕,季凉舒倒吸了一口凉气。

“姐姐!不可以!”

“别碰我!我嫌脏!”

季凉舒看着她狰狞的脸庞,厌恶的神色不加掩饰,大掌一挥。

季娇娇被推到在了地上,神情戚戚然然,眼眶蓄满了泪水,让人怜爱:“姐姐!我跟易之哥是真心相爱的,你就成全我们两个人吧!”

呵!

季凉舒嘲弄的笑了笑,怎么从她嘴里自己倒成了棒打鸳鸯的罪人了?

“既然你们这么郎情妾意,那你问问你的易之哥哥同不同意了?”季凉舒偏头,尾音上扬,一副好整以暇看好戏的模样。

顾易之一噎,将地上的女人抱了起来,呵斥道:“我都已经跟你订婚了,结婚这种大事怎么能这么儿戏!”

季家大小姐身上的头衔可不小,京城第一美人,娱乐圈冉冉升起的新星……

而季家二小姐也只不过是个大学刚刚毕业的姑娘,他也是一时脑子糊涂上了床。

要是真的让他放弃季凉舒娶二小姐,他可不干!

季凉舒看着一脸颓败菜色的季娇娇,没忍住的噗嗤一声笑了出来,轻啧一声:“妹妹,你的如意郎君可不这么想啊。”

“你!”季娇娇身侧的拳头悄然攥紧,贝齿紧紧咬着下唇没了血色。

季凉舒收敛神情,语气清冷:“顾易之,你怎么玩都行,一会还要去参加京森集团的晚宴,别丢了两家人的脸。”

 


思绪拽回,季凉舒收回了目光,仰头将杯中的酒一饮而尽,放在了侍应生的盘子上。

两人联姻本就是双方家庭利益最大化的选择,对她来说,虽然顾易之在她眼中并没有那么称心如意。可像她这种家庭出生的孩子,从懂事开始就有了婚姻难以自主的自觉,毕竟也没有端起碗吃饭,放下碗就要追求爱情追求自由的道理。

她也不是没有反抗过,也曾偷尝禁果,却不曾想给她带来灭顶般的痛苦。

想起那段经历,她左心房又开始隐隐作痛。

“我倒是听说今天晚宴京森集团要宣布一件大事情,可能是太子爷回来了!”

“太子爷?我怎么没听说京森集团还有什么太子爷?”

“因为是独生子啊!听说还是个病秧子,一直都在国外养病,陆家藏的严实,从来都没有公开过,而且前几年一直都在欧洲开拓市场,现在海外稳定下来了,准备回国接手了。”

“是啊!我也听说了!一回来就直接接手集团!听着就很霸气!”

一声声向往迷恋的声音此起彼伏,却不知谁现实的提到。

“年纪轻轻就有所成就,就是不知道长的怎么样,万一是个秃顶的或者大腹便便呢?”

“也是啊,这种人应酬肯定少不了,要真是大腹便便的地中海可就可惜了。”

紧接着又是一声接一声的叹气。

“凉舒,你见过陆家的太子爷吗?”

“没有。”她淡淡回答道。

几人也看得出来季凉舒对这种话题兴致缺缺,甚至还有几分的心不在焉。

“没事,反正一会就能看到了!”

见状,有人连忙不着痕迹的跳过了话题。

季凉舒也不知为何,今晚心情格外有些烦闷,平常的她向来都是滴酒不沾。

不过也还好,晚宴的红酒没有什么度数,大部分也只是一些口感粗劣的果酒。

冰凉的红酒划过喉头,口齿留下的醇香稍稍压住了她心头涌出的那股烦闷。

“凉舒!”李会长身着暗黄金纹旗袍,一脸笑意的走到她面前,语气和蔼:“好久不见了,越发出挑了!”

簇拥在季凉舒身旁的几人看到李会长,连忙打了声招呼后,也知趣的闪开了。

季凉舒弯眼一笑:“李阿姨也是越来越年轻了!”

“就你会说话!”李会长调侃:“这次的晚宴可真是托了你的光啊,来了这么多媒体!”

季凉舒也不谦虚,调皮的眨了眨眼:“下次需要排面的事情你就叫我好了,随叫随到!”

李会长的夫家是白家,白家的阔森医疗是京都医疗的龙头集团,手握整个京城的医疗资源,几乎所有医院的器械能来源于阔森医疗。

而李会长的身份自然是德高望重!

其次,李会长是她从小亦亲亦师的长辈,也是为数不多对她好的人。

李会长看着眉目乖顺的姑娘,心底一片感慨。

如果季凉舒没有跟顾家联姻的话,她本来是想将自己侄子介绍给她的。

毕竟凉舒在她眼中品行德艺都是过得了关的,只是……

虽然觉得十分的惋惜,但联姻的事情也不是她能插手,这牵扯到背后的巨大利益。

顾家的那个孩子,她一眼就能看出来,不是什么好人。

李会长宠溺的捏着她的脸蛋笑道:“你倒是不谦虚,一会我给你介绍人,好好认识认识。”

季凉舒眉眼弯了弯,点头应道:“好,您去忙吧不用管我!”

“拍卖会一会儿就开始了,有什么需要就叫我!”

简单的晚宴过后就是接下来的慈善拍卖会,一部分人开始移步到一旁小厅中。

季凉舒抬步想走进去,被顾易之拦下,压低声音道:“季凉舒,录像的事情我们谈谈?”

季凉舒不着痕迹的躲开男人的触碰,半眯着眸子:“我跟你没什么好谈的。”

本来就跟他之间没有什么好谈的,虽然她清楚两人之间只是联姻。

可跟她的妹妹勾搭上,这不是明摆着打自己脸吗?

季娇娇从小跟自己不对付,这是整个京城圈子里都知道的事情,但凡他换个别人自己都没意见。

原本压下的那股烦躁又涌了上来,可能是刚刚喝的那几杯红酒的原因,她脑袋也变得晕乎乎起来,身体也有些燥热。

“季明舒你最好清楚明白,我们两个人之间只是联姻,如果视频流露出去对你我都没好处,你们季家的南湾项目没有我们顾家早就资金断链烂尾了!”

“南湾项目中顾家没有获利吗?你们顾家不也利用我的身份获得了热度不是吗?”季凉舒冷冷的瞥了他一眼,轻扯嘴角。

南湾项目是季家去年在南湾区做的旅游开发项目,就算没有顾家的第三轮融资,也早晚会有人买单。

季家本就是做房地产起身,旅游产业基本是没有涉及的,而顾家在旅游产业中是佼佼者,加上雄厚的资金背景,季家才选择最佳的合作伙伴。

双方本来就是共赢,在顾易之嘴中反倒成了季家占了他们天大的便宜?

顾易之瞬间无话可说,一时竟也想不出反驳的话。

他原本以为季凉舒只是一个被季家用钱养出来的花瓶,没想到竟然如此尖牙利齿。

季凉舒懒得再多说废话,脑袋感觉愈发的发胀了,甚至眼神都变得有些飘忽。

她需要出去醒醒酒,那酒的后劲有点太大。

与此同时,门外。

一辆黑色迈巴赫低调的驶了进来。

焦急等在酒店门口的一行人,看到车子的到来,为首的那人急忙跑上前,利索的打开了车门。

“先生!李会长在等您!”

“嗯。”一道低沉清冷的声音响起,随后,一道修长挺拔的身形从车内弯腰钻了出来。

季凉舒眯着眼睛走到门口的时候,脚下的步伐都已经有些发飘了。

她远远的就看到门口那一道清隽的身形格外熟悉,可又觉得不太可能。

季凉舒太想出去透透气了,她低头,黑而长的黑发遮挡了她大部分的脸颊,脚下的步伐也加快了几分。

“唔!”

没注意看路,她迎面撞进一具坚硬的胸膛里,本就发飘的脚步瞬间一软。

倏然,腰间横过一把强有力的手臂,将她整个人捞了回去。

季凉舒下意识紧紧攥住了他的衣服,拉近了两人之间的距离,熟悉的沉木香的甘冽清冷气息在鼻尖萦绕。

她仰头,黑丝从脸颊滑落露出那张明艳美丽不可方屋的脸蛋,那道清隽的身形狠狠的一僵!

季凉舒费力的睁开逐渐沉重的眼皮,入目那张熟悉的脸庞。

倏然,轻轻一笑,那笑容包含着几分艰涩和嘲讽。

她肯定是醉了,肯定是醉了。

怎么可能会是他!

季凉舒暗暗发誓,今后再碰一滴酒,让她三年没有性生活!

刚发完誓,她感觉得眼前的景象越来越模糊,眼皮也像是灌了铅。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