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半月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我比他更好

我比他更好

季星 著

其他类型连载

​前男友让我给他弟弟补习。高考后,我被他弟弟堵在墙角。「姐姐,我比他更好,你要不要试试?」程野是我前男友,男,189,体育生。

主角:季星真真   更新:2022-09-11 06:41: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季星真真的其他类型小说《我比他更好》,由网络作家“季星”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前男友让我给他弟弟补习。高考后,我被他弟弟堵在墙角。「姐姐,我比他更好,你要不要试试?」程野是我前男友,男,189,体育生。

《我比他更好》精彩片段

前男友让我给他弟弟补习。

高考后,我被他弟弟堵在墙角。

「姐姐,我比他更好,你要不要试试?」

程野是我前男友,男,189,体育生。

我俩在一起没一个月就分手了,因为我发现其实自己并没有很喜欢他。

当初跟他在一起,怎么说呢,因为他巴巴地看人的眼神,真的很像小狗。

让人不忍心拒绝。

分手之后,程野想尽办法要跟我复合。

给我送早餐、每天一束花、众目睽睽之下把篮球 MVP 奖杯送给我……

再就是今天这个:

「暑假去我家吧,帮我弟补课。」

他生怕我拒绝似的,又补充:「我后妈说了,只要我弟语文能提分,工资多少都可以,她还给奖金。」

我很需要钱。

我妈一个人把我拉扯大,她身体不好,长期要吃药。

程野家很有钱,他家给家教开的工资,肯定不少。

见我点头,程野高兴得抱住我转圈。

我吓了一跳:「你清醒一点,我们已经分手了!」

程野不好意思地把我放下来:「你迟早还会是我的,同住一个屋檐下,我就不信你发现不了我的魅力。」

我望天叹息。

平心而论,他很英俊,人品也是少见的忠诚。

就是这个性格……太二哈了。

这也是我和他分手的原因之一。

程野的弟弟叫季星,跟妈妈姓。

季阿姨长得相当年轻,性格也娇俏似少女。

穿一条白裙子,苦恼地跟我倾诉:「我们家星星数理化都很好,老师说了,他本来是清北的苗子,可语文一拖后腿,就没戏了……」

我配合地点头:「阿姨你放心,我会认真教学的。」

程野卖力宣传:「妈妈你放心,真真是中文系专业第一名,没问题的!」

季阿姨惊喜地握住我的手,笑出梨涡:「哎呀,真真,那阿姨就把星星交给你啦,你放心,他是个乖孩子,很好教的。」


我们仨聊得热火朝天,「乖孩子」季星始终一言不发。

他坐在沙发一侧,眼睫低垂,表情淡漠,好像事不关己。

书房里只剩我和季星两个人。

我拿出教辅,开场白:「这一个月呢,我们的学习计划是这样……」

他抬起头,打断我:「你是我哥的女朋友?」

我愣了一下:「什么?」

季星盯着我:「刚才他的眼神就没离开过你。」

我说:「我们不是男女朋友。」

季星了然地笑了:「哦,那他就是想追你。」

我没法反驳,程野的确是想追我。

见我沉默,季星冷冷道:「借着给我补习的名义泡妞,他可真有一套。」

他不再说话,开始脱校服外套。

拉链哗的一声,下一秒,外套就兜头把我盖住了。

洗衣液的香味,有一点少年人的汗味,但不难闻。

我的表情一片空白,把外套扯下来:「喂,你是不是……」

「有病」两字还没说完,就看见他正在脱 T 恤。

竟然也有腹肌?

我飞速转身,理智归位,咬牙:「你要换衣服怎么不早说?」

季星懒洋洋地说:「不好意思,习惯书房里只有我一个人了。哦,你不知道吧,程野在家的时候从来没进过书房,他是半个文盲。」

……

过了片刻,他笑了:「怎么不看了?我换好衣服了。」

我气愤地转过身:「你在用什么语气跟我说话?你这样特别没有礼貌你知道吗?」

「吗」字还没说完,我又卡了。

季星他、压、根、就、没、穿、衣、服!

我把校服外套往他身上一扔:「把衣服穿上!」

季星笑着弯腰捡起衣服,说:「姐姐,你别生气。」

我冷漠地说:「叫老师,谁是你姐姐?」

季星把衣服穿好,才翻了没几页书,冷不丁又问:「老师,我和程野,谁的身材更好?」

我感觉额头青筋在跳:「你还学不学了?不学我就走了。」

他告饶似的举起双手:「姐姐,我错了。我们从哪里开始学?关雎怎么样?」

砰——

我把书摔在了书桌上。



「你给我听好了,我不知道你和程野之间有什么过节,总之你试图在我身上证明你比程野强的这种行为,特别幼稚。」

季星安静下来,默默地注视着我。

他刚才又是秀腹肌,又是言语撩拨,总有种故作成熟的别扭感。

现在沉默不语,眉眼重又淡漠,倒比刚才顺眼不少。

过了一会儿,他抿了抿唇,说:「对不起,我们继续学吧。」

季星认真起来,跟之前截然相反。

专注又聪明,基础题一背就会。

但他的阅读理解和作文真的很烂……

我怀疑他脑子里没有「共情」这种东西。

「那一碗鱼汤的意义,怎么会是好喝呢?肯定是指爸爸对女儿的关心啊!」

季星说:「可是作者自己写了鱼汤味道鲜美啊。」

……

我扶额,却见他扬起的嘴角。

我说:「好啊,你是不是故意的?」

季星无辜道:「不是,我真没想到。」

我快暴走之际,书房门被轻轻推开。

程野表情讨好:「真真,讲了四十分钟了,累不累呀?要不要来吃点水果?」

我说:「等会儿吧,我把这道阅读题讲完。」

程野说:「哎,好嘞,那你一会儿来客厅吃水果哈,我还给你买了奶茶。」

房门重又关上。

我转过身,看见季星表情讥诮。

「鱼汤不是鱼汤,是关心;水果也不是水果,是想见你。语文的阅读理解,原来要这样理解。」

……刚才还好好的,怎么又别扭上了?

弟弟大多数时候是个沉默的学霸。

小部分时候,别别扭扭,是带刺的玫瑰。

据我观察,触发他人格切换的机关,就是程野。

我挺纳闷的,程野这个人虽然性格二哈了一点,但是人品是靠谱的。

会不会是兄弟俩有误会啊?

课间休息时,我拉过程野到小花园。

程野问:「真真,你有话跟我说?」

我试探道:「你有没有觉得你弟弟……」

程野说:「我弟是不是特别聪明?」

我语塞片刻,说:「是挺聪明的,但你没觉得他……」

程野很高兴:「我弟可聪明了,高一的时候数学竞赛就能拿省赛二等奖,老师说离一等奖就差一点点。」



季星认真起来,跟之前截然相反。


专注又聪明,基础题一背就会。


但他的阅读理解和作文真的很烂……


我怀疑他脑子里没有「共情」这种东西。


「那一碗鱼汤的意义,怎么会是好喝呢?肯定是指爸爸对女儿的关心啊!」


季星说:「可是作者自己写了鱼汤味道鲜美啊。」


……


我扶额,却见他扬起的嘴角。


我说:「好啊,你是不是故意的?」


季星无辜道:「不是,我真没想到。」


我快暴走之际,书房门被轻轻推开。


程野表情讨好:「真真,讲了四十分钟了,累不累呀?要不要来吃点水果?」


我说:「等会儿吧,我把这道阅读题讲完。」


程野说:「哎,好嘞,那你一会儿来客厅吃水果哈,我还给你买了奶茶。」


房门重又关上。


我转过身,看见季星表情讥诮。


「鱼汤不是鱼汤,是关心;水果也不是水果,是想见你。语文的阅读理解,原来要这样理解。」


……刚才还好好的,怎么又别扭上了?


弟弟大多数时候是个沉默的学霸。


小部分时候,别别扭扭,是带刺的玫瑰。


据我观察,触发他人格切换的机关,就是程野。


我挺纳闷的,程野这个人虽然性格二哈了一点,但是人品是靠谱的。


会不会是兄弟俩有误会啊?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