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半月小说网 > 现代都市 > 被追杀的我,被敌人推上了皇位全集小说阅读

被追杀的我,被敌人推上了皇位全集小说阅读

80年代的风 著

现代都市连载

《被追杀的我,被敌人推上了皇位》,是作者大大“80年代的风”近日来异常火爆的一部高分佳作,故事里的主要描写对象是司马兰夏天。小说精彩内容概述:一缕白影对车队周围的探子动了手!“杀............

主角:司马兰夏天   更新:2024-07-10 21:10: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司马兰夏天的现代都市小说《被追杀的我,被敌人推上了皇位全集小说阅读》,由网络作家“80年代的风”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被追杀的我,被敌人推上了皇位》,是作者大大“80年代的风”近日来异常火爆的一部高分佳作,故事里的主要描写对象是司马兰夏天。小说精彩内容概述:一缕白影对车队周围的探子动了手!“杀............

《被追杀的我,被敌人推上了皇位全集小说阅读》精彩片段


就在这时。

一缕白影对车队周围的探子动了手!

“杀......


“说来真是惭愧!”

夏天看懂了老鬼的心:“你之所以告诉本王这些,并不是想借本王之手去为你报仇吧!”

老鬼费力的摇摇头:“不是!”

夏天脸上的笑意更甚:“你是想告诉我......我们这一路上的恶匪大部分都很富裕吧?”

老鬼一脸开怀:“是!”

“王爷,我们现在得了百匹汗血宝马,一路上可以用土匪练兵,既提升我们的战力,也可以为我荒州王府聚财,一举两得!”

老鬼的想法与夏天的想法不谋而合。

“哈哈哈......”

夏天开怀的笑了几声:“两位统领怎么看?”

卢树和高飞眼中闪烁着兴奋的光芒:“王爷,英雄所见略同!”

“哈哈哈......”

四人互相看了一眼,均酣畅大笑。

一切尽在不言中。

就在这时。

一个独眼伤兵跑进内院:“王爷,坞堡外有人求见!”

夏天笑容一收:“谁?”

伤兵眨了眨独眼:“她说她叫潜龙!”

潜龙两字,一下子就让夏天想到了潜龙会。

他嘴角勾起一丝好奇之意:“今晚还真是热闹啊!”

“老鬼,好好养伤,可不要错过猛虎山之战!”

“是!”

“走,去看看!”

“是!”

卢树和高飞连忙陪着自家王爷而去。

坞堡门口。

一个白纱蒙面女子傲然而立,正是松树林中出现的神秘女子。

她身后,跟着一群半大孩子,年龄大都在十四五岁左右,个个面黄肌瘦,衣衫单薄,身背一个大包裹,冻得脸色乌青,浑身发抖。

坞堡城墙之上。

夏天眼神一亮:“是你?”

蒙面女子并不说话,伸出玉指,轻轻一弹。

“嗖......”

一道金光落入夏天手中,是一个金色令牌,上面刻画着一个腾云驾雾的金龙,旁边刻三个字:“潜龙令!”

然后。

只见那蒙面女子身形一闪,消失不见,留下话语:“荒亲王,我受人所托,将这些孩子带给你!”

“山高路远,我们大荒州再见!”

话音落,蒙面女子那曼妙的身影也消失不见。

夏天眼中满是遗憾,喃喃的道:“若是我到不了大荒州,也就见不到了你!”

“为何你也在赌我能不能活着走到大荒州?”

“你,是潜龙会的人吗?”

风在呼啸,无人回答。

“潜龙会送这群少年来做什么?”

风也无言。

这时。

小白靠近夏天,躬身递过一本册子:“王爷,这是潜龙会遗孤的名册,上面有这群潜龙会遗孤的资料,我们按照名册点人,对出身资料进行考问,回答不上来者,就是被安插进来的谍者!”

“不过,这些人从小就生活在一起,若是有外人混进来,他们会发现的。”

夏天接过潜龙会的名册,眼睛微眯:“小白,原来你也是潜龙会的人?”

小白语气认真的摇头:“不是!”

“不过,我是大公主的人,进入宫中就为伺候王爷!”

“但,我不是潜龙会中人!”

“只是知道一些潜龙会的事情。”

“大公主也让传递一些信息而已。”

小白说的大公主,是指夏天之母秦贵妃,前朝大公主。

夏天瞄了瞄小白的双腿之间:“为了伺候我,就让你断绝子孙根,进宫做了太监?”

“这也太残忍了!”

“呵呵呵......”

小白掩嘴一笑:“王爷,有的事情,是小白心甘情愿的。”

这一笑,有几分妩媚。

小白白面无须,也无喉结,这一笑,宛若一个娇俏顽皮的少女。

历朝历代,皇宫中的太监分为两种:一种是还未发育时入宫被阉割,是不会长胡须和喉结的。

第二种是发育后进行阉割的太监,会有明显的喉结。

从小白入宫的年龄来计算,是属于第一种情况。

小说《被追杀的我,被敌人推上了皇位》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这怎么可能?”

童颜二圣使脸色大变:“你还不是武者,怎么可能躲过一个二流武者的攻击?”

她,那一口真气消耗殆尽。

夏天眼中闪过一丝异彩,闪到童颜二圣使的身后,如同一条巨蟒,双手锁住童颜二圣使的双臂,双腿也锁住她的一双玉腿,将她扑倒在地。

顿时。

童颜二圣使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快被弄断,剧痛袭击着她的神经。

“啊......”

这是她从未尝过的痛苦!

她痛苦的叫道:“我要杀了你!”

“杀了你啊!”

另一方。

夏天的感受却不相同!

一个柔软的娇躯被他“锁”入怀中,香风直往鼻孔里钻,秀发散乱着,轻抚着他脸庞。

但,他却丝毫不为所动。

因为他知道,若让这个性感尤物恢复一丝真气......他就会处于最危险的境地。

童颜二圣使见挣扎不脱,干脆放弃了挣扎,放软身体,楚楚可怜的道:“王爷,奴家只是奉命行事,身不由己来杀你!”

“只要你放过我,不杀我,奴家就任你惩罚!”

“而且,从此后,奴家就是你的人,会好好的伺候你!”

“让你一生快活!”

“好吗?”

童颜二圣使本就美貌,身材更是火辣,施展美人计很有诱惑力,一般男人根本无法抵抗。

这时,锁住童颜二圣使的力道稍微轻了一些。

童颜二圣使大喜,轻轻一吐舌头......一块锋利的刀片从她丁香小舌下翻转而出,在夏天看不到角度闪着寒光,杀意凛然。

只要夏天再松开一点点,她就能转身杀人。

忽然。

夏天就松开了她!

童颜二圣使大喜!

男人,果然都是好色之徒!

都该死!

必须死!

她的任务完成了!

她将得到无尽的金银珠宝和荣华富贵!

还有,无数英俊的男人!

童颜二圣使面目狰狞的猛然转头,舌头出口,想用舌上刀片割断夏天的喉咙。

她的舌头久经训练,灵活无比,宛若毒蛇,只要被咬上一口,就是死亡。

就在这时。

一双宽厚手掌抱住了她的螓首,用她不可力抗的巨力强行扭转方向。

然后。

刀片掉落了!

“咔嚓......”

童颜二圣使的脖子也被扭断了!

她,终于看到了那个废物王爷的脸......真的很好看!

不过,冷汗很多!

杀她很不容易吧!

还有......这个王爷是不是没有睡过女人,不知道女人的滋味啊?

童颜二圣使带着无尽的怨念,陷入了无边黑暗中。

这时。

夏天才缓缓站起,抖了抖双臂,喃喃的道:“若不是在这家伙真气耗尽时出手,还真杀不了!”

“内家真气,果然厉害。”

不过。

他也即将拥有!

夏天从童颜二圣使的怀中摸出一个金色令牌,上面刻着一个字“貳号”,还摸出银票三千两,收获满满。

至于摸出的那个红色丝绸肚兜,直接扔了!

然后。

夏天才一脸微笑,搓着双手,如同一个老农,朝前方的马群走去!

现在。

这些战马是属于他的了!

他的骑兵,终于有这个大陆上最好的战马了!

一切,都来得刚刚好!

忽然。

一个曼妙的身影如同鬼魅,出现在他面前......

那是一个脸遮纱巾的女子,只能看到半张脸。

柳叶眉下丹凤眼,眉间凝聚着女子少有的英气,很特殊,也很吸引人。

虽然没有看到女子完整的容颜,但那凹凸有致的娇躯,如玉的肌肤,若隐若现的鼻口,都在展示着一个信息......这是一个绝世美人。

会武功的那种!

至于年纪,无法猜测。

此时。

女子在雪地上走了两步,身体轻得像是一根鸿毛,连个脚印都没有留下。


就在此刻。

“王爷......”

卢树、高飞的声音从松林外传来。

夏天心中涌起一股暖意:“我在这里!”

卢树和高飞能在极短的时间找到此处,说明是真的担心他。

同时,追踪之术也很厉害!

这,真的很好!

这时。

卢树和高飞率领一群伤兵冲了进来,兴奋的吼道:“王爷在这里,安全!”

“嗖......”

司马戈那火爆的曼妙身影出现,看见夏天,神情一松:“王爷没事就好!”

“我现在可以回去和小姐交差了!”

忽然。

“咦......”

司马戈水汪汪的大眼盯着二圣使尸体:“黑衣杀手头领?”

准备转身离去的她走到尸体前,蹲下身子,眼中泛着异彩,仔细检查了一遍。

然后。

她站在夏天面前,两抹遮不住的腻白映入夏天眼帘:“王爷,你杀的?”

有的风景,在松林中独好!

夏天深吸了一口气:“如果我说不是......你会信吗?”

司马戈认真的点点头:“我信!”

“我也会这样告诉小姐,至于她信不信,我就不知道了?”

说完。

司马戈带着十名死士转身就走:“王爷,你可真有力,这个美女杀手的颈骨都碎了!”

“还有,你也真不懂怜香惜玉,对这样的小美人下手,毫不留情!”

“真是无情的男人啊!”

夏天嘴角禁不住抽动了几下,不做回答:“卢树、高飞,清点这树林里的战马,全部拉回去!”

“从现在开始,这些战马就是我们的了!”

“是!”

高飞很兴奋:“王爷果然神机妙算,这些杀手果然是我们的送马使者!”

卢树没有说话,牵过马群中的头马,看着夏天,眼中也满是崇拜之色!

王爷是可以预知未来之事吗?

真是高深莫测啊!

“王爷,这一战,所有的缴获已经集中在坞堡中,请您回去检查!”

夏天脸色一喜:“有多少收获?”

桃花坞堡内院中。

司马兰房间中。

烛火通明,人影成双。

司马戈恭敬的站在自家小姐面前,汇报松树林的情况:“小姐,那杀手女头领貌美如花,至少是二流武者,却被人用巨力扭断的颈骨,死不瞑目!”

“根据现场的打斗痕迹来看,是荒亲王与她进行了殊死搏杀!”

“结果,荒亲王活,女杀手死!”

司马兰秀眉微微一皱:“是王爷杀了那个女杀手?”

司马戈也不敢肯定:“应该是!”

“应该?”

“对!”

司马戈有些拿不准:“现场没有发现第三人出现的踪迹,所以,理应是荒亲王所杀。”

“但是,蹊跷之处就在这里......荒亲王体内明显没有内家真气,怎么能杀死一个二流武道强者呢?”

“还是用扭断脖子的方式!”

司马兰想了想,眉头舒展开来:“也许,那里出现过第三人,但是,没有留下踪迹。”

“应该是这个第三人杀死了黑衣杀手!”

司马戈微微一愣:“小姐高见!”

“完全有这可能!”

“不过,能在雪上不留痕迹的高手......非达到宗师级境界不可!”

司马兰高深莫测的道:“不一定!”

“民间有很多奇人异士,能练出踏雪无痕的轻功也是有可能的。”

司马戈点头:“是有可能!”

忽然。

司马兰又皱起了秀眉,心中涌起更多疑问:“王爷明知道那个黑衣女杀手比他强,为何要跟上去呢?”

司马戈摇头!

“王爷为何不怕她?”

司马戈继续摇头。

“那个出现的第三者又是谁?”

“难道王爷暗中还有保护者?”

司马戈被问得有些头晕:“小姐,你去问他啊!”

“我可不知道!”

“噗嗤......”

司马兰忍俊不禁,笑得花枝招展:“小戈说得对,这些事情,与其在这里猜,不如问他要个答案。”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