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半月小说网 > 现代都市 > 畅读全文版异域美人在冷王心尖撩火

畅读全文版异域美人在冷王心尖撩火

悦语清言 著

现代都市连载

《异域美人在冷王心尖撩火》,是网络作家“端木鸿瀚龙靖修”倾力打造的一本穿越重生,目前正在火热更新中,小说内容概括:【女扮男装团宠医妃=超甜】穿成一个女扮男装的假公子,还一来就赶上被抄家,不想等死,那就只能先找个大腿来抱一抱。嗯,这刚从边疆战胜归来的战神王爷,瞧着腿就够粗够壮,还金光闪闪。王爷,我医术比太医院的厉害,做饭比御膳房的好吃,谈生意比皇商还狡猾,您要不要考虑点个关注断个袖,然后顺手替我家洗个冤屈翻个身?王爷一脸冷漠:做梦!后来,靖王疯了,他发现自己取向出了问题。皇帝疯了,他儿子连皇位都不稀罕了。天下女人疯了,战神说他不娶妻不纳妾不生子了。唯有端木栩清笑了:王爷,您可看仔细了,香吗?...

主角:端木鸿瀚龙靖修   更新:2024-06-11 21:14: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端木鸿瀚龙靖修的现代都市小说《畅读全文版异域美人在冷王心尖撩火》,由网络作家“悦语清言”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异域美人在冷王心尖撩火》,是网络作家“端木鸿瀚龙靖修”倾力打造的一本穿越重生,目前正在火热更新中,小说内容概括:【女扮男装团宠医妃=超甜】穿成一个女扮男装的假公子,还一来就赶上被抄家,不想等死,那就只能先找个大腿来抱一抱。嗯,这刚从边疆战胜归来的战神王爷,瞧着腿就够粗够壮,还金光闪闪。王爷,我医术比太医院的厉害,做饭比御膳房的好吃,谈生意比皇商还狡猾,您要不要考虑点个关注断个袖,然后顺手替我家洗个冤屈翻个身?王爷一脸冷漠:做梦!后来,靖王疯了,他发现自己取向出了问题。皇帝疯了,他儿子连皇位都不稀罕了。天下女人疯了,战神说他不娶妻不纳妾不生子了。唯有端木栩清笑了:王爷,您可看仔细了,香吗?...

《畅读全文版异域美人在冷王心尖撩火》精彩片段


“扔了?”小松子瞪大眼睛:“这可是前日入秋才换的新被子,而且还是……”


说着说着,他想起昨日多嘴被主子训斥,不敢接着往下说了。

“还是什么?”靖王问。

小松子咽了一口唾沫:“还是宫里赏下来的锦缎儿,说是贡品,贵着呢!”

“是吗?那便洗了。”靖王淡淡的道。

主子没有怪他管得多?小松子笑了:“是!奴才这就拿去给您洗了。”

虽然在王府已是管事的地位,但对靖王的衣食起居,小松子还是喜欢亲力亲为,只盼着有天主母进府,他就可以放心的将主子交给主母照顾咯。

端木栩清昨夜睡得很好,一觉睡到大天亮,整夜无梦。

早上醒了还抱着被子不太想起来,对着天花板眉眼弯弯,唇角弯弯,因为她昨夜细思发现,跟龙靖修的相处,是一件令人愉快的事。

看他吃饭的优雅,赏心悦目,听他说话的声音,悦耳动听。

既然是能够让自己心情美丽,那又为什么还要逃避见他呢?

至于那天晚上的事,他是第一次,她也是第一次啊,谁也不欠谁,扯平了,就没有再放在心上的必要了嘛!

待家人平安,她也准备跟京城说再见,以后想起这段时光,也是一种美好的记忆呀,唔,要是有相机或者手机记录下来就更好了……

端木栩清还躺在床上美美回味的时候,靖王已经到了侯府,同秦侯爷商议用端木家冤案,引出当年静贵妃诬陷贤妃的事。

能不能给贵妃治罪,就要看皇帝愤怒程度了。

经过一上午的商讨,整个事件终于有了合情合理的计划,待明日早朝之后,就去御书房同皇帝细细道来。

这时秦府小厮来报,说夫人已经备好酒菜,请王爷和侯爷去厅中用膳。

上午议的是正事,这饭桌上就谈论自家私事了,秦震良笑问:“誉恒,你母亲与舅母,很是操心你的终身大事,你自己心中是如何打算的?”

作何打算?龙靖修心中的打算就是没有打算。

对此,尹楚珂也是知道的,见他不说话,笑着接道:“侯爷可有什么好提议?”

秦侯爷笑笑道:“我自然也是希望亲上加亲的。”

誉恒是他看着长大的孩子,能将女儿嫁进王府,他还是愿意的。

可现在并不是他看好就行,誉恒似乎对淼儿并没有男女之情,秦家女儿想要做正妃,也得看皇上愿不愿意。

若既没有正妻的位置,也不得夫君的偏爱,那淼儿以后的日子又何谈幸福二字?

可这件事母亲和夫人在他面前已经念叨过太多次了,他必须得问问誉恒的想法,秦家适龄的女子有二,只要誉恒愿意,那不管哪一个进王府,都是亲上加亲。

龙靖修并没有思量那么多:“明日先同父皇说端木家谋害十五皇子的事,待此事了结后,再议其他。”

“对对对,誉恒的亲事还得陛下点头才行。”尹楚珂帮腔道。

护国候点了点头:这倒也是。

靖王用过午膳就准备离开侯府,路遇秦淼:“王爷表哥,王爷表哥请留步。”

“淼儿?何事?”

护国候很宠爱这个闺女儿,带着在边关生活了两年,所以秦淼跟靖王的关系,比其他表妹要熟络一些。

秦淼咬咬唇:“王爷表哥,清公子还在府上吗?”

“在!”

秦淼双手递上个小锦盒:“烦劳表哥将这个转交给他,就说是谢他给我送药,母亲近日不准我出门,待下次有机会,我再当面同他道谢。”

靖王接过锦盒,尹楚珂笑道:“侯夫人不让你出门是对的,姑娘家整日风吹日晒,人都黑了,现在看上去,才像个京城的世家小姐嘛。”

秦淼一脸惊喜的道:“尹大哥也觉得我比以前白了许多是吗?”

尹楚珂仔细瞧了瞧:“嗯,是比上次回来的时候好看许多,想必还是京城的水土养人吧!”

秦淼在边关两年,不仅黑了,脸上还疙疙瘩瘩的,有时候真的像个假小子。

“才不是呢!”秦淼笑得骄傲:“是清公子给我的药,有熬着喝的,加上涂的,我脸上的小疙瘩一日比一日好,连母亲都说,我比以前白了很多,好看了许多。”

在秦淼眼里,靖王和尹楚珂都是兄长般的存在,相处起来很是随意,说话也很随意,跟自家哥哥似的。

尹楚珂挑眉,又是端木栩清?誉恒捡到他,可真是捡到个宝了。

目送王爷表哥和尹大哥离开,秦淼转身回自己院子。

没走两步就遇到了秦玲:“三姐。”

看见秦淼那张日益白皙光滑的小脸,秦玲心中就嫉妒得冒泡儿,但面上还得一副好姐姐的模样,笑着问:“四妹可有请王爷表哥转告端木栩清,再给府上送些珍珠药膏?”

“清公子又不是卖药的,哪里能说送就送?三姐若无事,我先回去了,母亲不许我在太阳底下待久了。”

秦淼不喜三姐,那日也不知道用了些什么花言巧语哄骗祖母,让祖母替她来讨要珍珠药膏,都分了她三分之一去,还不知足。

一面瞧不上端木栩清,觉得他只是个王府下人,一面又想要他的珍珠药膏,再说了,栩清给她的珍珠药膏,是三斛珍珠才做出来的,三姐一两银子也不想出,就想要人家的灵药,哪里有这么好的事?

秦淼走了,秦玲好气,她身边的婢女道:“小姐,四小姐不帮咱们,咱们去王府求王爷,王爷是您表哥,端木栩清是王府奴仆,只要王爷吩咐,他一定不敢不从。”

秦玲赞同:“嗯,我这就去同母亲说,明日我自个儿去找王爷表哥。”

端木栩清此刻正在操作间里模拟练习宫腔镜手术,小松子在外敲门,她不想中途打断,便假装不在。

小松子推门而进,看不到人,寻了院中洒扫的小厮询问。

小厮也不知道清公子哪里去了,小松子只得先回了主院,留了话,让端木栩清一会儿去主院寻他。

小说《异域美人在冷王心尖撩火》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下一秒安全着陆,没缺胳膊没少腿儿,连头发丝儿都没伤着。

有种劫后余生的感觉:“王爷,谢谢你哦。”真心的,太感谢了。

靖王皱眉:“夜已深,你不待在屋内,一个人到处走,还爬到山上去做什么?”

端木栩清如实回答:“这里的景色很美,很静,山顶看星星,一时思绪万千,想感悟一下人生,哪知道没站稳,差点摔下来,万幸遇到了王爷你。”说到最后,她笑了。

“感悟人生?”

“嗯,就是回忆一些从前的人和事,想想有些什么不足的,回味一些值得纪念的,再或者是憧憬一下未来。”

靖王点点头,大概明白了他的意思。

栩清又问:“那王爷你呢?你刚刚也在附近吗?”

都看到她一个人转悠,看到她爬山了,肯定已经在附近待了好一会儿。

靖王看了她一眼,指了指不远处的房顶:“对,我也在‘感悟人生’。”

今夜去见了一个从战场上断腿后退下来的老部下,当日在战场上是何等的风光,今日又是何等的落魄。

每年战场上那么多的牺牲,他们的父母妻儿谁来照顾,那么多受伤失去生活能力的将士,又有谁会记得他们当日拼命保家卫国的模样?

回到山庄之后,他心情久久难以平复,便跟以前需要思考问题时一样,翻上了房顶,能有什么更好的法子,解决死伤将士们的家人,以及他们日后的生活?

同时,也忆起了以前在边疆策马奔腾,奋战杀敌的日子,虽危机四伏,却好过回京后的勾心斗角。

龙靖修觉得,他更加适合做一名镇守边疆的将军,而不是留在京中当一位攻于心计的王爷。

正想到此处,就看到对面假山上的人摔了下来。

小东西胆子大,却蠢得很,他若是再不出手,明日的午膳,怕就是要令父皇和各位兄弟失望了。

端木栩清的关注点却是在靖王刚刚所指的房顶上。

堂堂一国亲王,尊贵的王爷之躯,还有这爱好?

那小时候不是也跟普通人家的小孩儿一样上房揭瓦上树掏鸟蛋?

她不由自主的想到一个画面:锦衣华服的正太小靖王,踩着弯腰愁眉苦脸的小小松子,一本正经的翻墙上树爬房顶,然后被走路耳环都不带乱晃的端庄贤妃逮了个正着,结果一顿胖揍。

“呵呵,王爷你还会爬房顶啊?”栩清笑问,心想:关键您这气质,跟爬房顶不搭啊!

靖王哪里看不出这东西眼中的戏谑?

平常他所接触到的大多都是恭敬和畏惧的眼神,以及一些女子见到他时,会有的一种奇怪眼神,唯有这带‘戏谑,取笑’的眼神,还是第一次见。

这让靖王突发奇想有了想要作弄他一下的坏心思。

端木栩清一点没意识到危机来临,还仰着脸一脸傻笑的看着靖王,幻想着他小时候爬墙会不会摔着屁股墩儿。

结果一下秒,手臂被拎小鸡一样提了起来,双脚离地整个人腾空而起。

平常她说话都刻意将音线压低,这样发音会粗犷一些,显得比较像个男人。

可这一刻给她吓得差点直接就破音了。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